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施乐和惠普:“科技恐龙”联姻能换来希望吗?
施乐和惠普:“科技恐龙”联姻能换来希望吗?
2019.12.02 09:32 金鹿|硅谷封面

image

对于任何在计算机技术时代长大的人来说,惠普和施乐的现状只能引发悲伤。更加可悲的是,合并这两个摇摇欲坠的老巨人可能是拯救他们的唯一方法。

惠普和施乐有几个共同点。他们都有传奇的过去。他们都坚持了同一种市场战略:在市场停滞或下滑的情况下持续研发创新产品,比如惠普的打印机和个人电脑,施乐的办公室打印机和复印机。

他们最近似乎都在财务和企业重组方面投入了比科技研发更多的精力。两家公司都在进行大规模裁员,施乐公司计划削减6.4亿美元的开支,惠普公司计划到2022年削减10亿美元,其中包括裁员9000人。

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卡尔·伊坎。

这位资深激进投资人目前持有施乐10.6%的股份,根据他接受美国一家财经媒体时所说,他持有惠普4.24%的股份。

合并两家公司似乎是他的主意,部分原因是他撤销了施乐2018年与日本富士公司合并的计划,随后任命他的合伙人约翰·维森廷(John Visentin)担任施乐首席执行官。

伊坎将从交易双方获益。他告诉外媒:“我认为合并是一件不用思考就应该做的事情。我非常坚信合并带来的协同效应。”

他并没有过多地谈到两家公司通过恢复过去的创新声誉,一起走向未知时代,而更多是把合并后公司看作是一只仍然可以挤奶的“现金牛”。

他表示:“处于萎缩行业的这类公司的衰落速度往往比许多市场参与者可能预测的要慢得多,他们还会继续产生大量现金。”

施乐提出的收购价是每股22美元,总价330亿美元。但是惠普董事会随后拒绝了收购要约,表示公司价值被低估,惠普表示要考虑反过来收购施乐的可能性。

11月26日,施乐公司对惠普正式发出了敌意收购的“战书”。施乐宣布,将直接和惠普公司的股东联系,寻求他们对收购交易的支持,并且督促惠普董事会改变主意,掌握这个难得的机会。

伊坎希望的是两家公司合并,并未要求具体哪一家来收购对方。一些人猜测伊坎实际上可能对惠普收购较小的施乐公司感兴趣。

人们不能否认伊坎的基本观点。惠普和施乐确实处于萎缩的行业。可以说,它们的长期衰落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能够在一两代人以上的时间里停留在科技业顶峰的大公司屈指可数。

但是另外一方面,缺乏想象力和成功停滞也是他们共同命运的重要原因。从施乐和惠普的发展故事中提炼出另一条经验法则是有可能的:当一家公司没有新产品和新市场的想法,转而热衷于公司重组时,这已经是一个不祥之兆。

让我们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施乐

首先从施乐开始。我在1999年撰写的图书《闪电经销商》报道了它对真正有远见的创新的尝试,书中讲述了它的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传奇的施乐PARC部门的成立和第一年的故事。

image 施乐创始人乔·威尔森在流水线上组装了该公司标志性的914复印机

在1970年代之前,施乐一直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公司之一。几乎难以想象的财富来自于施乐914复印机,这款产品于1959年推出,通过廉价快速地复印,彻底改变了办公室的日常工作。

后来有人说施乐成了914复印机的主要发明者切斯特·卡尔森愿景的囚徒,因为它非常成功,公司通过“914棱镜”看待其业务的各个方面。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说法是对的,但该公司最成功的发明实际上是它的商业模式:914复印机不能购买,只能租赁,租赁费是根据办公室复印的页数来计算的。这种商业模式利润丰厚,以至于据说构思它的高管彼得·麦考洛最终成为施乐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施乐的特许经营权模式最终遭到日本公司的攻击,这些公司出售的复印机价格更低,可以放在桌子上,而不再是安装在“复印室”里、由排队的秘书们喂饱的庞然大物。

麦考洛还意识到,该公司容易受到科技发展的影响,这些科技发展可能会使纸张在未来的办公室中过时。

作为反击,他创立了PARC,并允许它设立在加州帕罗奥托,尽可能远离公司位于纽约罗切斯特的总部。

PARC配备了一批才华横溢的年轻工程师和计算机科学家,他们通过发明个人电脑、以太网和激光打印机以及其他新奇事物来回报从罗彻斯特总部独立出来的安排。

施乐公司因未能利用这些发明而受到嘲笑(激光打印机除外,它从中赚了数百万美元),但这是不公平的。该公司拥有数十万名销售人员,他们受过将大型复印机安装到大型办公室的培训。

当时,个人电脑市场不存在,也难以预见。电脑市场最终将被一家员工不到50人的公司——苹果公司——挖掘利用,施乐公司实际上向该公司投入了数百万的风险资本。PARC现在是施乐的全资子公司。

施乐确实把PARC的黑科技融入了一个产品,“施乐之星”,该产品于1981年推出。这是一台华丽的机器,完美地集成了软件和硬件,从未崩溃过,有一个图形用户界面和点击鼠标(1998年,我目睹了一台施乐之星的演示,它是由技术团队从阁楼上挖掘出来的零部件拼凑而成的)。

但它是在施乐办公机器规模上构思的,有一个中央处理单元,需要自己独立的房间,另外还有许多大型桌面工作站。1981年,这一整套设备需要花费25万美元,最终产品失败。

施乐在过去20年中的挣扎惨不忍睹。该公司股价今年几乎翻了一番,但这只能使其大致回到五年前的水平。

该公司最近的创新是在7月把自己转变为控股公司,这是一次无效的重组,对股东、客户或其他任何人几乎没有影响,或许投资银行家和律师除外(他们为重组收取服务费)。

根据施乐2018年年度报告,公司的目标是通过股息和股票回购“将至少50%的自由现金流返还给股东”。哦,是的,它还表示希望“重振创新”,尽管它去年3.97亿美元的研发支出约占其98亿美元总收入的4%。

相比之下,苹果去年在研发上投资了162亿美元。诚然,苹果是一家大得多的公司,销售额为2600亿美元,但其在研发的支出占收入的6%。

惠普

还有惠普。该公司的传奇始于1938年创始人戴维·帕卡德和比尔·休利特在帕洛阿尔托车库(现在是公司的标志性建筑)发明了一种音频振荡器。

该公司的产品不仅在该领域脱颖而出,其管理风格也是如此——通过合作培养工程技术人才,以及被称为“四处走动管理”的扁平化企业层级。

image 帕卡德(左)和比尔·休利特在1989年的一个仪式上再次参观了他们公司诞生的车库

个人电脑和互联网革命的速度最终让惠普落在后面。其最有利可图的商业模式是打印机行业的“刮胡刀策略”——出售打印机,并通过用户反复购买耗材赚钱。但随着廉价仿制耗材渗透市场,这些财富开始减少。

1999年,惠普略为保守的首席执行官卢·普拉特下台,让位给当时朗讯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卡莉·菲奥莉娜(Carly Fiorina)。

菲奥莉娜接管的是一家个人电脑领域的大公司,而个人电脑是一个利润率接近零的停滞市场。

事实证明,菲奥莉娜的想象力主要集中在塑造她的个人形象上。她吹嘘惠普的卓越创新,但事实上惠普的黑科技在其许多产品中几乎是隐形的。

惠普在市场上销售“惠普苹果iPod”,这是一款与苹果版本完全相同的产品,只是外壳上刻有惠普标志。

菲奥莉娜在消费产品方面的重大突破是一个混合了电脑和家庭影院的盒子,整合了其他公司的创新。比如它拥有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运行在英特尔处理器上,并使用苹果的iTunes作为音乐文件系统。

当我在2005年的一次试用中分析它的零组件成分时,我发现它们可以单独购买,合计价格大约是900美元。惠普以1899.99美元的价格出售了捆绑在一起的相同产品。

菲奥莉娜在惠普的垮台可以追溯到她在2002年收购康柏电脑,以此扩大在个人电脑业务上的豪赌。当时的太阳微系统公司总裁斯科特·麦克尼利将这笔交易比作“两辆垃圾车相撞”。

此次交易引发了一场激烈的惠普公司内战,惠普创始人的孩子们集体反对。更重要的是,收购未能增强惠普的实力。

菲奥莉娜在2005年被解雇,在她任期内,惠普股价跌幅高达约60%。

她的继任者马克·赫德(Mark Hurd)因扭转了公司局面而受到赞誉。但是在他任职期间,当公司寻找泄密来源时,发现一些董事会成员和记者遭到监视,从而引发了董事会层面的丑闻。

赫德上个月去世,2010年他因为被指控性骚扰(最终证明没有根据)和财务不端行为(已被证实)而被迫离职。他后来成为甲骨文的首席执行官。

他的继任者是2011年接任的前eBay首席执行官梅格·惠特曼。惠特曼宣称要开发一款基于全新技术架构的计算机,代号是“机器”,这款计算机仍在开发中,但雄伟目标已经大幅收缩。

惠特曼的伟大构想是2015年公司重组。惠普的企业技术服务部门被分拆为“惠普企业公司”,其个人电脑和打印机业务仍保留在原公司。投资界对这一举措并不特别兴奋,因为分拆出来的两个“孩子”都面临着艰难的市场和大量强劲对手。

惠普今年的第三季度财报令人沮丧,打印机收入同比下降5%。从好的一面来看,公司通过股息和股票回购向股东返还了8亿美元,这应该会让卡尔·伊坎这样的股东感到满意。

巅峰之困

客观地说,施乐和惠普仍然在做技术创新的工作,这两家公司都雇佣了一大批有才华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事实上,惠普去年年底升级的Spectre x360笔记本电脑获得了科技媒体的好评。

施乐和伊坎提议的合并计划对这些公司是有利还是不利?

美国贝尔斯登研究公司分析师桑克楠(Toni Sacconaghi)是怀疑者之一。“传统的打印机和复印机正在慢慢崩溃,”他在给客户的一份研究报告说。

有意思的是,桑克楠将自己分析报告的标题定为《施乐收购惠普:是辉煌?魄力?还是‘两辆垃圾车相撞’?》

很难想象两家决心削减成本的公司合并后会产生一种真正具有开创性的工作传统。可悲的事实是,绝大多数公司,尤其是科技公司,在达到商业顶峰后会出现一两个裂痕,很少有公司能长期留在巅峰。

IBM公司、通用电气公司、苹果公司和微软公司的经验已经表明,曾经处在巅峰的企业只要方向盘调整几圈就有可能生存下来,不过,其中的微软和苹果也遭遇了一次次的起起落落。

在很大程度上,昨天的“山大王”注定今天或明天会像年老的退休者一样漂向夕阳。

4.1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