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拥抱“新基建”的大机遇,相关CEO们如是说
拥抱“新基建”的大机遇,相关CEO们如是说

2020年3月,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提出“加快推进国家规划已明确的重大工程和基础设施建设,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由此引发各界热议。

image

2020年3月20日,工信部官方网站发布了《关于推动工业互联网加快发展的通知》,提出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拓展融合创新应用、加快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推广普及、加快壮大创新发展动能、加快完善产业生态布局和加大政策支持力度等6个方面的20项措施。

面对“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社会各界表现出了很大兴趣,大家期待“新基建”能成为带动经济发展的龙头,助力中国经济走出疫情。

在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的投资布局之中,就有不少被投企业活跃在“新基建”领域之中,其中就包括有大数据中心领域的优刻得、海致大数据、帷幄科技;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滴普科技、黑湖智造、蘑菇智行、有数派与Styling AI;以及人工智能领域的禾多科技等等。

在“新基建”时代到来之时,我们与这些兼具前瞻性与代表性的被投企业CEO展开了一场讨论,探讨我们看到的机遇与挑战。

BAI:你如何看待当下的“新基建”,它蕴藏着哪些机遇与挑战?

优刻得UCloud CEO 季昕华:

“新基建”相关政策的出台为我们带来了利好。我们在客户需求方面迎来了增长:

首先是本身就用了云的互联网企业,疫情之后这一需求会扩大。

其次是传统企业,疫情的原因使得他们的意识发生转变,进行数字化转型。

第三是疫情下政府需求的增加。

第四,“新基建”的七大领域中,5G、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四大领域,都是和云计算密切相关的,改善各种基础设施,对云计算的带动作用非常大。

具体到我们优刻得UCloud,我们在这次的“新基建”热点中看到了四个行业问题,它们既是行业面临的困难,这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机遇。

第一,之前中国很多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意识不够。我们需要跟合作伙伴一起,去做市场的宣传和推广工作,让更多的传统企业认识到数字化转型的价值和意义。

第二,传统企业的互联网人才储备和技术手段不足。我们可以做的,是为他们输出技术和能力。

第三,传统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成本压力较大。这里就可以和相关的政府部门一起来帮助传统企业转型,比如设立一些区域性的公共转型中心。

第四,安全问题会越来越受重视。我们可以和政府部门沟通,制定更规范的法律法规,同时再做一些安全的手段来确保数据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滴普科技CEO 赵杰辉:

“新基建”就是数字基建,是5G、云计算、互联网、大数据、AI与IoT等新技术在传统行业建设中的综合应用。在“新基建”时代,我们看到了技术的趋势与产业的趋势。

第一,技术的趋势是因为以5G为代表的物理连接技术成熟,以云计算为代表的大规模计算技术普及,以大数据AI为代表的数据逻辑连接技术成熟。

第二,产业的趋势是因为传统产业包括基建需要基于数字技术进行融合以实现敏捷创新支撑和数据智能。

在新基建时代,有全栈数字化技术和产品平台积累的我们感觉找到了创业的初心。我们从创立第一天起,就秉承“点滴努力,普惠科技”的使命,致力于成为领先的数字化全栈服务商。

海致大数据CTO 朱金清:

我们认为,“新基建”对于科技企业意味着四个机遇:

第一,科技企业有机会从政府基金中募集更多的资金。在“新基建”的倡导下,政府的相关资源将会更多地投入到民生、投入到相关科技企业当中去。

第二,科技企业在5G和物联网相关业务上可以由此做得更快更深入。随着数据传输效率量级的提升,诸如无人驾驶、直播、VR在内的那些之前不可能实现的领域将迎来新的机遇。

第三,科技企业因业务产生的巨大数据量将会带来更多的机会。如何有效管理并利用新增的数据将是一个有益的关注点,我们目前就已经开始部署工业物联网的大数据分析。

第四,数据分析需要与人工智能结合才能产生价值,这里也孕育着良机。单纯投入在人工智能上有可能会导致短期ROI降低,这意味着企业需要在大数据的建设上更多地提供可供人工智能落地的地基。

黑湖智造CEO 周宇翔:

企业上云是大势所趋,制造业的上云必将在未来几年内蓬勃发展。

在这次疫情中,抗疫物资的短缺让大家意识到了供应链数字化的重要性,如何更加敏捷、更有柔性地进行产销协同,都或许是未来“新基建”值得关注的重点方向。

VeeR CEO 叶瀚中:

“新基建”时代,如何快速、高效、工业化地生产优质内容让消费者消费,就是接下来最大的机遇和挑战。

以5G网络为核心的“新基建”解决了VR影视最需要的高速率、低延迟问题,能让8K甚至更高分辨率的视频更高效地传播和消费。

从VR内容平台的角度来看来,“新基建”的基础设施之上最缺的就是内容,高速公路修好了,后面需要的就是上面跑的车。

禾多科技CEO 倪凯:

“新基建”孕育着许多机遇,短期内无法充分展现商业价值的技术可以通过国家的扶持得到更强的支持。

但我们也要看到“新基建”中潜藏的挑战,包括人工智能、物联网在内的多种技术,本身需要应用场景才能实现价值,如果技术不符合未来市场的需求,则无法产生价值,这势必造成大量浪费。“新基建”不像旧基建,修条路再错也不至于完全没用,可在技术领域,情况却不是这样。

Styling AI CEO 浣军:

“新基建”是立足于科技端的基础设施建设,它既是基建,又是新兴产业,它更多是轻资产、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的发展模式。我们在其中看到了两个机遇:

第一,如何利用技术帮助传统企业转型升级是一个新机遇。“新基建”即将让中国拥有全球最低的成本优势,未来不管是芯片、服务器、5G、大数据云服务等都会得到大量投资从而不断出现新产品新服务。

第二,更会合理利用“新基建”赋能的企业会迎来机会。随着“新基建”的普及,基础科技能力也会普及化,这就要求科技型公司需要更加专注于行业的解决方案和场景化实施能力,大而强的企业面临极大的挑战,投入产出比可能远不如小而美的企业。

帷幄科技 CEO 叶生晅:

本次疫情期间,完成基础数字化布局的企业将凸显出优势,他们必将在经营恢复后加速数字化投入。

“新基建”的夯实是全面数字化的基础,它将成为政企的共识,依托“新基建”的项目后续也将进入百舸争流的阶段。

帷幄是商业场景中的”新基建”。今年,帷幄的开放平台将搭建完成,帷幄生态将延展出丰富的IoT业态,同舟联动为商业场景赋能。

有数派 联合创始人 周文宇:

在“新基建”的时代,存量市场不仅会因技术的改革迎来升级,增量市场也将因此产生。这其中,存量市场会有更多黑天鹅冒出来。

我们看到的机遇是:传统行业会基于科技和效率两个关键词重构,个体效率的增长也可以带动整个行业的效用增长。

我们看到的挑战是:相对落后守旧的个人和组织,将有大概率在这场演进革命中消失殆尽。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倚,“新基建”时代会是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

作为在这场革命的参与者,有数派会为行业的弄潮儿提供更好用的科技产品,做好大纺织行业信息高速公路构建者的角色,为纺织行业的交易效率提升添砖加瓦。

BAI:畅想一下,在未来“新基建”技术全部落地之时,我们的生活会发生怎样的改变?

优刻得UCloud CEO 季昕华:

“新基建”是一个技术和商业的结合,我们对于“新基建”的未来有以下几个展望:

第一,“新基建”落成之后,所有的线下数据业务都可以实现数据化。企业可以快速决策、快速看到问题、快速反复修改。

第二,线下和线上的差异将越来越不明显。以后除了体验与感受之外的事项几乎都可以在线上完成。

第三,重复性的工作不再需要人来操作。今后人工智能的落地实施,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节省人力,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对企业而言这也是个利好。

滴普科技CEO 赵杰辉:

我们的生活会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基于万物互联和实时在线的数据将成为我们生活的核心能源,智能算法将是我们最有力的生产工具。

这会区别于上一个以石化为能源,以机器为生产工具的时代。

海致大数据CTO 朱金清:

“新基建”如果全部落地,将会有三个显著效果:

第一,P2P之间的网络传输就不会再碰到什么瓶颈。

第二,直播的观看人数可能会增加一个量级。

第三,工厂的工业设备和数据届时都能采集。企业对每个产线的监控都会更科学直观,更加高效。

黑湖智造CEO 周宇翔:

首先,未来所有的线下数据都将线上化、云端化,工厂的生产和决策也都会被数据所驱动,厂内人员、物料、机器的协作会更加精准和高效。

第二,生产端和消费端因为数字化的产品和技术更加紧密地连接在了一起,消费者和工厂未来会跳过品牌直接对接,带有个性化需求的产品可以更快被生产制造出来。

VeeR CEO 叶瀚中:

随着“新基建”尤其是5G的发展,我们可以通过5G同步海量线上片库,真正做到无限内容点播,不受时段排片和本地存储的限制,而且可以支持高清直播。

通过这一入口,我们在未来可以随时观看全球各地的体育比赛或演唱会,犹如身临其境坐在第一排或舞台上,真正实现随时随地体验沉浸式娱乐。

VeeR在去年推出了全新的线下VR影院品牌"零号空间",就致力于提供这一体验。

Styling AI CEO 浣军:

首先,我们的工作会发生改变:当越来越多智能设备和先进算法进入到生产服务活动中时,人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变弱。除了一部分工种直接彻底被自动化取代,大部分的工作都变成人机共同协作,我们不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在工作中,但一样能完成以往的效率。

第二,我们的生活将发生改变:衣食住行的方式将发生改变,一切都将数字化,虚拟化。

2.75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