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聚焦|理想汽车冲刺IPO,但做千亿美金车企没那么容易
聚焦|理想汽车冲刺IPO,但做千亿美金车企没那么容易
2020.07.26 22:04 特约记者 高倩

《科创板日报》(特约记者 高倩)讯,从第一次透露有上市计划到真正提交招股书,理想汽车花了一年的时间,而且如果顺利的话,它将很快挂牌美股市场。

北京时间7月11日,理想汽车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网站上递交了首次公开募股说明书,股票代码为“LI”,初步计划募资1亿美元,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等为承销商。

14天后,理想汽车再次更新招股书补充了更多的募资细节,本次其计划以8美元-10美元每股的价格区间发行9500万股ADS,同时IPO承销商有1425万股的超额认购权,以此计算,理想汽车IPO将募集8.74亿-10.93亿美元。

招股书还透露,高瓴资本有意认购不超过3亿美元的ADS。另外,理想汽车还获得3.8亿美元基石投资,其中美团点评将再投资3亿美元,字节跳动将投资3000万美元,王兴个人再次投资3000万美元,Kevin Sunny投资2000万美元。

加上基石投资,理想汽车IPO最终募资金额在12.54亿美元-14.73亿美元之间。如果按10美元的发行价计算,理想汽车的估值将达到88亿美元。目前,同在美股的蔚来汽车市值为140亿美元,特斯拉为2628亿美元。

五六年前,造车新势力开始萌芽,一两年前开始爆发,各家车企开启疯狂融资模式,更是将年销10万辆作为生死线。如果说200亿是造车的门槛,那么如今的上市似乎也可以被认为是更长远发展的又一道门槛。

在拜腾、博郡等造车新势力被拦到门槛前的时候,很幸运,理想汽车马上要迈过这道门槛。在过去的发展中,相比于有更高存在感的蔚来汽车,理想汽车更为低调,但它就像一个稳健的舵手,一直在按照自己的节奏乘风破浪。那么,这家公司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它的质地到底怎么样?它还面临哪些近愁与远虑?

理想不“理想化”

“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小鹏。”时长在饭否上语出惊人的美团创始人王兴,曾这样给当下的汽车市场格局下判断。在造车新势力里,似乎已经没有其他家什么事了。

王兴的话,曾引起威马的强烈不适,但他这样大声疾呼,与自己在理想身上的巨大投入不无关系。除了基石投资中美团的3亿美元以及王兴个人的3000万美元,此前曾有媒体报道在理想汽车的5.5亿美元D轮融资中,美团领投5亿美元。更早之前的C轮,王兴个人出资2.85亿美元,美团旗下龙珠资本出资1500万美元。

理想汽车融资历程

多次下注后,招股书数据显示,王兴及美团关联方为理想汽车第二大股东,持股23.5%,拥有9.3%的投票权。李想为理想汽车最大自然人股东,持股25.1%,拥有70.3%的投票权。即便还没有找到业务协同性,但王兴看好这个赛道,并且认为李想是那个像乔布斯一样think different的人。

王兴,可以说是理想汽车成功路上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可谓白衣骑士。其实理想汽车多次融资都不顺利,而且本来打算年初上市,但疫情影响下只能到一级市场融资,多次出手相助的都是王兴。而在过往的投资中,王兴及美团关联方已经累计向理想注资11.3亿美元。毫无疑问,王兴方面是理想最大的金主,让后者顺利解决了发展中遇到的资金困境。

同时在战略层面,理想也选择了不同的路径。在造车新势力中,蔚来无疑是最大的头部玩家,无论在资金的攫取上还是讲故事上,都占了更多的优势,比如蔚来获得12轮融资而理想是9轮,又比如蔚来曾多次获得腾讯等的投资。此外,蔚来是最早去美股资本市场讲述要做中国特斯拉的车企。

因为这样的背景,理想没有蔚来那么高举高打,采取了更为保守的策略。这种策略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对成本的控制上,二是采用增程式技术(非纯电动)。

因为要生产没有里程焦虑的汽车,所以理想确定生产增程式汽车,但这就与做中国的特斯拉这样的故事撇开了关系。虽然在明势资本的模型中,基于电池能量密度、单位成本、中国用户的充电条件,增程确实是目前的最优选,但在在资本市场并不讨喜。这条路比较难走,也不被看好,但却是理想破局的武器。

同时,理想汽车在造车的这条路上并没有很烧钱,并且只生产单款车型——增程式中大型SUV理想ONE。2019年12月,理想ONE开始交付,至今超过万辆。而李想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做到这个成绩只投入了10亿美金,且公司已经实现了正向现金流。他还曾透露,公司C轮融资“还没动”。

招股书财务数据显示,2020Q2,理想营收19亿元,环比增长128.6%;毛利率从上一季度的8%提升至13.3%;亏损则从上一季度的7710万元收窄至7520万元。而现金流正如李想所说已转正,为4.517亿元。

千亿美金谈何容易

李想曾在采访中表示,做理想汽车这是最后一次创业,并坦言,“要么死,要么千亿美金”。这是一种期许,但是做一家千亿美金的车企谈何容易。

正如王兴所言,现在是12强争霸,但理想能不能进入终局还是未知数。“我确定理想在12家里,大概也能进下一轮1-6家,再下一轮不好说,得很努力”。

理想汽车通过不同的打法和策略,在造车新势力的群狼里杀出了一条自己的路,但是摆在它面前的问题还有很多。

俗话说成也萧何败萧何,对于现在的理想这应该是一句提醒。理想在招股书里提到,依赖单一车型是风险之一。目前,理想旗下只有理想ONE这一款车型。而蔚来汽车已经先后推出EC6、ES8、ES6等车型,特斯拉则拥有更丰富的车型,比如Model 3、Model S、Model Y、Model X以及卡车等。消费者的口味和喜好在不断变化,所以对理想来说,仅有理想ONE这一款车型是不够的。

能控制成本,也是理想的优势之一,但这可能因此让公司错过很多业务扩张的机会。此前,李想披露了该公司的扩张计划,包括将今年的开店数量,从全年开20家改为全年开60家店。

“我们发现,一个城市有或没有理想汽车门店,市场占有率相差8倍,这意味着实体门店能大大提升汽车销量,所以要进行渠道扩张。”李想说道。相比而言,蔚来汽车的扩张更为迅速。今年1月19日,蔚来汽车在重庆开出首家线下店,也是蔚来在全国开的第80家线下店。而其计划,今年蔚来线下门店将达到200家左右。

生产哪些车型、开多少家店,或许是目前阶段理想的烦恼,从更远来看,理想还有还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就增程式技术,更深层的问题是,该技术很适合当下中国的现实条件,也是理想打开这个市场的敲门砖,但在投资人眼里以及消费者心里,增程式或许只是过渡期的一种选择,待各种条件成熟后,特斯拉这样一步到位的纯电动汽车或许才是最优选择。是否一直采用增程式技术,或许也是理想未来要面临的抉择之一。如果选择纯电动,蔚来、特斯拉似乎已经积累了更多的经验。

盈利也是迟早都要面对的问题。尽管理想很擅长控制成本,但是它目前还是在亏损的。理想汽车2018年、2019年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元、24.38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亏损分别为7710万元和7520万元。以此计算,理想汽车累计亏损超40亿元。如何盈利是中国造车新势力面临的共同课题。蔚来也不例外。今年一季度,蔚来净利润亏损16.92亿元,整体毛利率为负12.2%。这意味着,蔚来虽然卖了5万辆车,但是“卖一辆亏一辆”。

所以除了卖车,理想也在谋划更多的业务,比如自动驾驶技术。自媒体《建约车评》曾引用李想的表述称,“造车、拼命地卖车,就是希望在2025年的时候,能够获得一张自动驾驶赛道的入场券,到2035年的时候,让理想汽车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运营商。”

在理想汽车投资人、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看来,自动驾驶技术确实很有前途。他曾做过颗粒度很大的计算,现在全球有70亿人,假设每天只有10亿人是需要自动驾驶服务出行,一张订单是5美金,往返是10美金,10亿人就是100亿美金。如果一天能产生至少100亿美金现金流,那整个智能出行行业会诞生几家万亿美金的企业。

如果理想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分得一本羹,成为千亿美金车企都不是梦,但是百度等公司都已经深耕多年,都想着早日商业化,而还没拿到入场券的理想又该如何乘风破浪。

2.87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