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芯荒”未平、“电荒”又起 需求旺盛致动力电池厂供给不足
“芯荒”未平、“电荒”又起 需求旺盛致动力电池厂供给不足

财联社(北京,记者 刘阳)讯,对于全球汽车产业,电池供应问题就像另一把除芯片之外,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这一说法并不属实,但‘一货难求’却是目前的实际情况。”虽然有宁德时代内部人士否认了业界流传的“主机厂纷纷‘登门催货’”的传闻,不过目前宁德时代平均每2.5分钟便产出一个电池包的生产节拍仍无法满足所有客源,却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产业链最新信息,宁德时代近期再度上调了出货量指引,预计明年电池出货量可能达到350GWh。这已是宁德时代今年以来第三次上调预期,较二季度足足提升了100GWh。

“出货量持续上修,从侧面反映出全球新能源车旺盛的需求,以及产业链的高景气。”上海劲邦股权投资管理公司合伙人王荣进表示,下游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的提高,以及储能行业进入发展拐点,动力电池是今年当之无愧的“紧俏商品”。

新能源整车9月同比增二倍,电池只涨167%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芯荒”短缺初现曙光,但远未得到彻底缓解之际,另一场危机已同时到来。

一个在业界流传的“段子”,佐证了这场新的危机的严重性——“由于动力电池供应严重不足,现在每天至少有7位以上的主机厂‘老大’亲自在宁德蹲守。”

尽管宁德时代方面对这一“段子”予以了否认,但受全球电动化进程加速推进等因素影响,主机厂动力电池供应短缺早已危机四伏。

10月14日,长安汽车集团召开9月经济运行视频分析会。在这次例行会议上,“主动应对汽车产业‘缺芯少电’的问题,精准对接主机厂产品的排产计划,确保不丢失订单”,被长安方面作为重点工作特别提及。而今年以来,包括何小鹏、李斌,甚至是马斯克都曾在公开场合表示,电池供应不足影响到了生产进度。

造成主机厂和各位车企大佬们对电池供应“焦虑”的主要原因,是我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的迅猛提升。据乘联会数据,9月,新能源乘用车零售量33.4万辆,同比增长202.1%。而在渗透率方面,9月,新能源车厂商批发渗透率为20.4%,环比8月提升1.5%;1-9月渗透率13.7%,较2020年5.8%的渗透率提升更为明显。

“电池供不应求的持续时间将超过芯片。”在王荣进看来,不能将电池短缺与芯片短缺相提并论,最大的原因在于两者成因不同。“芯片短缺最主要的是生产和流通环节出了问题,而电池则是市场需求快速增长造成的供不应求。”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新能源汽车分会秘书长章弘则表示,近年来,无论传统车企还是新势力造车企业,都在扩大新能源汽车生产销售规模。“目前,我国共有300家在册生产动力电池的企业,从2015年开始,动力电池产业就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联盟数据显示,9月,我国动力电池产量共计23.2GWh,同比增长168.9%,环比增长18.9%;装车量为15.7GWh,同比上升138.6%,环比上升25.0%。1-9月,我国动力电池产量累计134.7GWh,同比累计增长195.0%;装车量92.0GWh,同比累计上升169.1%。

具体到企业层面,以“龙头”宁德时代为例,其今年二季度给供应链的2022年出货量指引是250GWh,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持续超预期,8月将指引上修到出货量300GWh,备货量330GWh;而在9月,这一数字被提升到了350GWh。

“沉迷”扩产、争夺上游资源

“不仅仅是动力电池(电芯和电池包),需求的紧张迅速传导至动力电池整个产业链。”王荣进对记者表示,尤其是原材料。以六氟磷酸锂为列,整体供应仍较为紧张,部分企业甚至无货可售,而部分生产VC溶剂的电解液厂商订单已排到2022年上半年。

在其他行业分析师看来,整个电池供应链的供应是否能满足需求,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特别是锂、镍、锰和钴等原材料供应将面临瓶颈。而此时,不期而遇的“限电”,亦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产业链供给紧张的状况。“我们一家位于贵阳的磷酸供应商,因当地‘限电’,产量下降了90%。”国轩高科工程研究总院常务副院长徐兴无坦言,供应链紧张也是影响生产的主要因素。

然而,尽管如此,为满足当下日趋高涨的需求,并谋求在未来抢占更大的市场份额,扩产已成为动力电池厂家共同的选择。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包括宁德时代、比亚迪、中航锂电、亿纬锂能、国轩高科、蜂巢能源、孚能科技等多家一二线动力电池企业,都宣布了新的扩产计划,总计规划新增产能超1000GWh,几近当前动力电池装车总量的10倍。

“扩大投资、加速建厂,短时期内会是一种趋势。”章弘认为,在全球市场层面,由于电动汽车对动力电池的需求将持续呈缺口趋势,到2025年缺口将达到40%,因此引发新的一轮动力电池建厂投资热并不出人意料。

在大规模扩大产能的背景下,锂电池上游材料的争夺战正打响。9月底,宁德时代宣布收购加拿大锂矿生产商Millennial Lithium Corp全部股权,作价3.77亿加元(约合人民币19.2亿元)。同时,其还通过参股公司获得了非洲锂矿项目Manono的部分股权。据不完全统计,宁德时代直接或间接参股的上游材料企业超过20家,通过控股、兼并购、深度绑定以加深对锂电池上游原材料的掌控。不仅仅是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亿纬锂能、LG化学等国内外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也纷纷加速布局上游资源品。

“锂电行业到2025年将迈入TWh时代。”曾毓群认为,不过三元材料、磷酸铁锂等上游原材料在2025年的需求,与现在实际有效产能有很大区别。

根据GGII的预测,2025年中国锂电池出货预计较2020年增长近5倍,这需要配套材料规模向10万吨级别以上迈进。显然,沿用之前上游供应链的扩张规模已经远不能满足需求,这对于资金投入、产能规划、产线部署等都提出更高的要求,也因此倒逼动力电池企业更深度的参与到上游的布局之中。

1.53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