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自然》:新冠病毒变体进化太快 疫苗改良实在太难
《自然》:新冠病毒变体进化太快 疫苗改良实在太难
2022.06.28 14:39 财联社 周子意

财联社6月28日讯(实习编辑 周子意)国际著名科学杂志《自然》最新一篇报告指出,迅速演变的新冠病毒变异体使得疫苗更新更加复杂化。奥密克戎新生代变体BA.4和BA.5在各国蔓延之际,外界对改良新冠疫苗的呼声越发高涨。

现有疫苗是基于2019年底出现的SARS-CoV-2原始病毒版本,与目前的欧米克隆变体并不完全匹配。因此,现有疫苗只能提供短暂的保护,却无法有针对性地杀死变异病毒。

本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一个顾问小组将举行会议,讨论是否应该更新新冠疫苗、以及升级后的疫苗具体细节。

许多科学家都认为,新冠疫苗早该更新了,但变种的不断进化、以及难以预测的免疫反应增加了新疫苗的不确定性。

“我认为是时候(去更新疫苗)了,” 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的病毒学家Meagan Deming说。“病毒正在发生变化,两年前的法子可能应付不了未来的变种。”

未来是何变种?

奥密克戎改变了疫情的进程,并衍生出一系列毒株分支,最新的例子就是BA.4和BA.5。这些变异毒株都能逃避先前接种疫苗或感染新冠所获得的免疫力,此现象称之为“免疫逃逸”。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如果即将推出的疫苗是针对奥密克戎最初的BA.1变体的,那么很有可能在此类疫苗推出之际,此时广泛传播的病毒已不再是BA.1病毒了。

美国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医学科学家John Beigel指出,“BA.1已是昨日黄花。”他目前正在领导一项针对疫苗更新的试验。

一些科学家指出,一种全新的变种可能会从SARS-CoV-2病毒家族树的一个遥远分支突然现身,下次变种可能不再是奥密克戎的亚变种了。

南非金山大学的病毒学家Penny Moore对此表示担心,“人们对奥密克戎的关注很大,并且认为这就是我们未来要对付的东西。”但她指出,医学界曾在认识和判断上犯过错。

鉴于这种不确定性,科学家们表示,新一代新冠疫苗需要“广撒网”,理想情况下对未来各个可能的变种都能触发免疫反应

疫苗巨头的新进展

生物技术公司莫德纳(Moderna)与NIAID共同成功研发了一种基于mRNA的疫苗,并对此疫苗进行改良,改良版本结合了Moderna原始的新冠疫苗mRNA-1273和一种针对奥密克戎变体的候选疫苗。

本月公布的数据表明,该改良版的“二价”疫苗在人体内产生的抗体对BA.1的效力提高了75%,对原始病毒SARS-CoV-2的效力提高了24%。该公司总裁Stephen Hoge指出,“这显然是更有效的加强针。”

上周三(22日),Moderna的一份公告中补充道,该二价疫苗对于BA.4和BA.5表现出有效的中和抗体反应,尽管要弱于对BA.1的免疫反应。

其他疫苗制造商,包括美国辉瑞公司及其合作伙伴德国BioNTech公司,以及Novavax公司,近期都在测试他们基于奥密克戎变体的疫苗。

辉瑞和BioNTech也在25日宣布称,双方共同开发两款疫苗(单价和二价)对奥密克戎均具有更为显著的免疫水平,其免疫能力约为原疫苗的2至3倍,其中二价疫苗对BA.4/BA.5也出现类似于Moderna的免疫反应,不过要弱于对BA.1的效力。

疫苗的理想组合

纽约威尔康奈尔医学院的疫苗科学家John Moore对医药公司研制的新疫苗持疑,他表示新疫苗带来的这些改善是否值得花大手笔资金去投资。

“在辉瑞和Moderna的数据中,我没有看到任何明显的证据能证明,将改良疫苗基于欧米克隆变体是合理的。”

NIAID的医学专家Beigel领导的一项试验正在测试基于一系列变体的疫苗组合,包括奥密克戎(Omicron)、贝塔(Beta)、德尔塔(Delta)和原始病株SARS-CoV-2。他希望这项名为COVAIL的试验能够为疫苗理想的组合带来启示。

Beigel说,我们不应该假定基于原始毒株的疫苗是触发免疫反应的最佳方式。一项研究发现,赛诺菲和葛兰素史克(Sanofi-GSK)共同研发的加强针是基于Beta变体的,而该疫苗对所有变体都触发了免疫反应。这暗示,不应该排除基于Beta变体的疫苗作为未来疫苗更新的一部分

寻求更新疫苗组合的过程也很复杂,因为基于特定毒株的疫苗可能并不会引发针对该毒株的有效免疫反应,反而会召回针对早期毒株的抗体。目前还不清楚更新后的疫苗是否会出现类似的现象。

1.15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