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美元基金退潮 政府引导基金崛起 看VC如何募资求生|一级市场年中投资生态调查之七
美元基金退潮 政府引导基金崛起 看VC如何募资求生|一级市场年中投资生态调查之七

《科创板日报》7月14日讯(记者 陈美) 今年以来,一级投资市场出资人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以政府引导基金为首的LP,正成为市场中最大的钱,而美元基金的处境却有些微妙和尴尬。究其原因,一是中国企业的赴美IPO进程越来越波澜起伏;二是已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估值承压,也让美元基金的募资和投资都蒙上阴影。

同时,由于机构避险情绪显著上升,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新募集基金数量和规模分别同比下降0.6%和3.2%。“募资基金从2021年底的22085.19亿元,下降至一季度的4092.7亿元,二季度这一数据仍在低位徘徊。”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报告指出。

7月13日,北京一位机构投资人向《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今年上半年美元基金境况微妙。“据我所知,有好几家美元基金VC,都因为没有完成募资,而处于低迷状态。”

美元基金退潮,部分办公室人去楼空

美元基金退潮,在创投行业已是不争的事实。《科创板日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不少美元基金在上海、北京的办公室,都没有人了。

近日,一位沪上VC机构的创始合伙人与记者聊天时说,美元基金退潮,不是说他们在市场上完全消失,但至少会减少一半以上。“潮水退去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留下来的人,肯定是能打的。”该创始合伙人称。

在该名创始合伙人看来,以前,美元基金是市场上最主要的钱,很多VC都拿美元基金。

“而做美元基金的IR,也基本上是从华尔街回来的,他们西装革履,与大洋彼岸的LP交流、沟通。在互联网快速崛起的浪潮下,甚至打打电话,就可以轻松拿到钱。但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美元基金陷入困境,如果项目无法退出就意味着基金没法清算,这些都让从华尔街回来的人风光不再……”

面对这一情况,一位来自北京机构的投资人士坦言:“没有完成募资的背后,是他们(美元基金VC)不知道如何与政府引导基金打交道。但其实喝威士忌与喝白酒又有什么区别呢?归根结底,有点放不下面子。”

这位北京的投资机构人士认为,在以前,拿美元基金的人可以凭业绩吸引政府引导基金,和政府基金出资方谈判。“但现在美元基金投资回报率也在下降,没了业绩做支撑,从华尔街回来的人就无所适从,是被淘汰还是自己选择退出,是他们必然要面对的变化。”

不过在采访中,也有投资人士对记者指出,尽管目前美元基金VC是有些许没落,但在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浪潮蓬勃兴起的那几年,这些VC可是实实在在地分享了市场上最大的一波红利。

“财务自由或许早已在他们身上实现,现在做投资,只是兴趣。但不管怎么说,美元基金退潮是时代背景下的结果,这是行业中人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后续之路如何走,只能看个人选择,以及各自的资源和人脉。”上述投资人士说。

政府引导基金火力全开,百亿基金纷至沓来

与美元基金滑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政府引导基金是“火力全开”。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一季度人民币基金新募集3777.6亿元,同比上升11.6%。其中,政府引导基金成为出资方的绝对主力。

《科创板日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上半年政府引导基金规模已达上万亿元,百亿基金层出不穷。成都、浙江金华、台州、内蒙古、海口、三亚、武汉、泉州、西安、福建、盐城市等城市,均砸出百亿元成立基金。

以成都为例,今年2月,成都高新区推出系列重磅举措,包括拟组建600亿元产业基金,其中成都高新区将安排出资不低于180亿元。投资方向为电子信息产业、生物医药产业、新经济产业等。

今年6月,成都交子金控集团又与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合作,遴选知名VC——东方富海做GP,工商注册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成都)交子创业投资合伙企业,规模为50亿元。

而在浙江金华,由金华市金投集团牵头组建的百亿规模母基金——金华市产业基金有限公司于6月14日完成注册,总规模100亿元。围绕做大做强芯光电、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4个现代新兴产业,培育量子计算等若干未来产业。

浙江省内,台州临海市也设立一只100亿规模政府引导基金,用于支持信息经济、环保、健康、高端装备制造等七大产业以及农业农村经济的发展。目前,管理人选聘工作正加快推进。

政府引导基金的爆发,成为VC募资端重要的来源。除东方富海成为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成都)交子创业投资合伙企业的GP外,《科创板日报》记者看到,一众头部VC也纷纷牵手政府引导基金。

如,红杉中国牵手杭州资本,在杭州落地第七期人民币基金,聚焦科技、医疗健康、消费服务等领域。高瓴于6月在南京落地新一期碳中和人民币基金,规模达40亿元,重点在新能源、新材料、先进制造、绿色出行、绿色生活、农业科技等方向上挖掘优质企业。

作为最活跃的母基金之一 ,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在今年也投了达晨财智、IDG资本。自此,政府引导基金们出手高效,人民币募资犹如一股活水向一级市场涌来。

适者生存,VC们努力找LP

一边是美元基金的退潮,另一边是政府引导基金的爆发,归根结底,还是一场优胜劣汰的竞争。

对今年的投资行业,一位深圳的VC创始人表示,目前,市场上参与的玩家确实比以前少了。很多小机构都选择静默,即不怎么出手。“虽然不能说他们就此离开投资圈,但总归是不活跃,在市场上没有什么动作。”

不投资的背后,或许是资金的不足。采访中,另一位做早期投资的科技领域投资人就表示,在今年的环境下,要投资需要充足的弹药。“如果自身弹药都不足,那么就不要往前冲了。”

在这位早期科技领域投资人看来,现在市场中,能够拿政府引导基金钱的都是白马基金。例如,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就太喜欢选白马基金了,达晨、IDG、东方富海都是。“他们既有业绩,也有经验,比较容易中标。但实际上,市场中还有太多VC,他们只能在个人LP或者上市公司中寻找潜在出资人。”

据这位投资人透露,今年LP市场上,有实力继续出资的都是些传统行业的人。“就像我,遇到了做航运和煤炭、还有化工的企业家,他们成为市场的新晋LP,而之前房地产业的LP,基本都不再出钱了。”

至于互联网公司新贵,该位投资人则谈到:“这些新贵通过股权套现后,以投资作为第二启程点,进入到VC圈。但通常情况下,VC机构很难与互联网新贵们合作。”

“一方面,新贵们比较自信。他们在行业沉淀多年,有自己的人脉,对项目也有看法,投资中更相信自己的判断。即便是投了哪家GP,新贵们也要管理权,一起参与投资项目。另一方面,新贵们仅会投自己信任,或者了解的基金。比如王兴,就是很好的出资人,但一般VC参与不了。”

个人LP在发生变化的同时,上市公司也成为VC募资的目标。记者看到,之前贝泰妮出资1亿元,投了红杉中国;热景生物拟出资5000万元,参投北京达晨财智;今世缘做LP,1.5亿投了毅达资本等等。

“其实这些公司出资做LP,也是有讲究的。很多上市公司投GP,是早期公司融资时,一些VC支持了公司。陪伴时间久了,两者之间产生信任。现在GP需要募资,上市公司反哺给予一定的支持。”上述投资人继续说。

而采访中,一位拿过政府引导基金的投资人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总体来看,现在LP的趋势是,机构化出资人占比越来越重。

这意味着行业分化将越来越明显。

一是,规模越大的机构LP,就越不可能选小VC做GP。“黑马基金没有业绩,需要凭借创始人个人魅力说服LP,但白马基金有业绩验证,完善的投研体系,和项目分布的来源,在市场竞争中,更容易存活。”

二是,在竞争淘汰中,头部基金也有意识地与三、四、五线基金拉开差距。“尽管今年美元基金募资端形势紧张,但头部机构还是如期,甚至超额完成了募资。总之一句话,要想募资,就要对别人有价值;不然,凭什么可以募到这么多钱?!”

1.45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