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刷脸支付才刚起飞,代理加盟的套路已满天飞
刷脸支付才刚起飞,代理加盟的套路已满天飞
2019.11.20 10:01 商业街探案

image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投10万赚70万+!”这是某“微信线下刷脸支付招商会”给召集的200多号人发的“蜜糖”,具体“原理”是,缴纳10万元,就能获赠两千台市价在1799元的微信青蛙刷脸支付设备,机器卖掉后,每台机器可以拿到2100元的补贴奖励,未来还有流水分成。

但是等加盟商交了钱,才发现里面到处是坑,别说补贴奖励拿不到,甚至机器可能就是山寨劣质机,卖都卖不掉,等于10万元打了水漂……

而这种“微信代理商”可能都还算勉强合规的,因为至少还有机器卖,所谓的补贴也都有出处可以遵循,只是加盟商很难拿到而已,另外一拨干脆就直接在朋友圈拉群,疯狂招人,玩多级代理,发展下线高额返佣,成了打着“刷脸支付”的旗号,做着传销擦边球的生意。

在2019年下半年,这类骗术越来越多,连支付宝都坐不住了。蚂蚁金服在11月初发布了一条关于刷脸支付的预警公告,指出“有公司打着‘官方代理’的旗号行骗,支付宝刷脸团队已经成立了专项小组,处置了多家骗子公司,并且还要整治升级,采取法律措施。”

造福商家?不,他们要薅支付宝和微信的羊毛

“刷脸”其实早就在生活里出现了,比如很多健身房就已经用刷脸系统代替会员卡,但其缺点是布置成本高,数据需要本地采集、本地识别对比,等于一个数据孤岛,只能在健身房内部完成服务闭环,没办法产生更多的价值。 在许多刷脸支付的业内人看来,刷脸支付的缔造者是支付宝。

第一,支付宝率先让刷脸设备终端的价格平民化。

刷脸设备制造商钱客多在他们的招商会里讲述刷脸支付起源时,就特意提到,在2017年9月,支付宝在杭州某肯德基餐饮试点时的终端机器价格在3万-4万之间,成本很高,推广难度很大,之所以要在肯德基试点,一卡易(钱客多的总公司)创始人兼总经理于挺进这么和商户解释:“因为肯德基就是马云的。东西太贵,不是阿里自己的推不动。”(阿里在2016年入股肯德基母公司百盛中国。)

第二,支付宝和微信自然解锁了传统刷脸系统数据孤岛的问题。

很明显,只能基于本地采集和识别的刷脸支付不能算真正的刷脸支付,支付宝也好,微信也好,本身就基于二维码时代的移动支付大战建立了一套成熟的支付系统,保证每一台设备背后都有“云”的支持。

一位支付宝的内部人士告诉【商业街探案】:“其实在技术层面不复杂,前端通过3D结构光和红外活体检测把开通扫脸支付消费者的脸部特征数据化,回传到云端的数据库进行对比,对比成功就完成支付了。而消费者不需要为此专门拍摄照片,因为他们在支付宝建立支付账户,实名认证的时候就会上传照片,如果后端没有消费者照片,我们也会调用公安网的数据进行对比。”

该人士强调:考虑到数据安全和隐私的问题,本地设备并不储备任何现场采集到的消费者的数据,这些数据会在云端储存12个月,以防止可能出现的支付纠纷,之后也就删除了。

因此,实际上终端系统承担的就是现场采集和数据回传的作用,不需要复杂的系统,客观上也降低了终端的成本。

按照正常的逻辑,在基础设施普及后,下一步就应该是宣讲刷脸支付对商家的实际价值、增值和服务商可能得到的利润了,但是很有趣,很多代理商在此话锋一转,转到支付宝和微信的补贴战争里了。

一位从业者刘先生告诉【商业街探案】:“我们是早就知道这个扫脸技术已经有了,并且做了软件研发等相关准备,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进行市场推广,支付宝一宣布市场推广我们的业务就可以做起来了。”

在钱客多的招商会,于挺进告诉商户,“要想明白一个道理,才能明白这个生意挣钱不挣钱。”

他讲的道理是,支付宝对这场刷脸支付的战争志在必得,补贴没上限,微信也只能接招。按照他的说法,支付宝目前在室内支付的场景里落后于微信,使用率大概是3比7,原因是人们日常开的是微信,而切换到支付宝可能要多花几秒,“这几秒就是要命的时刻。”于挺进说,“而刷脸支付设备就绕开了支付宝面对微信的劣势,因为人不用依靠设备和App了,而且刷脸设备具有排他性,商户总不至于装2个设备吧?所以支付宝一定要拿下这场战争。”

这套说辞目前大有市场,一时之间“刷脸支付”成为了人们口中的风口项目, “再不上车就来不及了”、“百亿补贴”等极具诱惑力的信息四处投放,除了官方信息,免不了也有这些从业者的推波助澜。

设备不挣钱,流水扣点做文章

有关扫刷支付的生态其实有两个领域。

首先是上游制造商。支付宝微信掌握刷脸设备的核心部件,如摄像头,而屏幕,机身金属架,外观等部件交由官方指定的厂商来做,支付宝指定厂商有商米,马里奥,天波 ,禾苗等等。微信的厂商有天波,支点,天之河等等。天波同时生产支付宝和微信两家的硬件设备。至于设备和数据库连接、终端安全这些软件层面的技术,自然也由支付宝和微信负责。

其次就是下游服务商。【商业街探案】了解到,服务商通过刷脸支付赚钱一般有两种方式:

其一是在产生支付流水后,拿支付和微信的官方补贴,蜻蜓的补贴在0.7元每笔,每月最高400元,5个月内在去重的情况下每台补贴最高1600元;

青蛙在0.5元每笔,每月最高300元,封顶奖励1000,每台摄像头完成接入并达到活跃标准可获得540元每台的奖励,这样的话最高补贴就到1540元每台。

但是这种方式获得的利润有限,所以正常来说服务商还是依靠“流水扣点”挣钱。说到流水扣点,实际上就涉及到二维码时代的服务商盈利模式。

一位从业者告诉【商业街探案】:以支付宝的二维码支付为例,一般有两种支付模式:

第一是独立收银模式,商家可以直接收款到支付宝账号里面,支付宝余额,余额宝,储蓄银行卡付款都是免手续费的,但是如果顾客是用花呗和信用卡付款会产生0.8%支付宝官方手续费,这种模式很轻,不需要布置额外的系统,也能够嵌入到原有的收银体系,特别适合个体商户;

第二是当面付,当面付就涉及到一整套的后台服务系统,后台服务系统和原本的收银系统进行对接,官方费率是0.6%。但是商户如果和支付宝官方服务商合作,使用他们提供的后台服务系统,服务商可以帮助调节商家的费率,所以一般服务商可以做费率0.2%到0.6%之间的调解,目前,市面上普遍调到0.38%,也就是说支付宝微信官方收0.2%,服务商就有0.18%的利润空间。

而在刷脸支付时代,要成为蜻蜓设备的代理商其实门槛并不高,支付宝是只要支付宝实名认证过,就可以在支付宝开放平台,登陆支付宝账号,填写资料成为服务商,购买一台设备完成签约,就可以开始做蜻蜓的代理服务商了。但是【商业街探案】也了解到,仅仅成为蜻蜓设备代理商是没有调整费率资格的,也就是说,单纯卖硬件拿补贴的意义不大,只有成为“当面付”的服务商才有资格调整费率,获得长久收入。

因为扫码市场已经成熟,费率稳定,刷脸支付作为新生事物,在费率上还有多拿扣点的空间,所以刷脸支付不但吸引了传统服务商有动力推动刷脸支付,也吸引了一批新入场的企业。

用卖盗版光盘的思路卖扫脸支付系统

一位从业者赵先生告诉【商业街探案】:现在很多大型的服务商公司都采用一个切入点,就是利用后台软件管理,进行招商加盟,或者售卖软件。

如前所述,要成为蜻蜓服务商并能在流水分润上盈利,就必须成为当面付的服务商,但是成为当面付服务商的前提是拥有一套后台管理分账系统,并且这个系统软件支付宝是不提供技术支持的,只会提供接口,所以同时要有自己的技术专业人员去维护这套系统。

至于微信官方刷脸支付服务商的资格,据【商业街探案】了解,微信本身有一套比支付宝相对复杂的认证体系,比如微信支付的服务商仅面向通过微信认证的企业类型服务号开放申请。

而系统软件售卖公司给到客户(也就是想成为官方刷脸支付服务商的企业)的说法是,微信开放了接口,但是需要一套软件和接口对接,才能控制里面的数据,比如调整费率获得收入。微信服务商业务客服对此的回答比较模棱两可,只是说具体的问题还要问售卖系统软件的人。所以基本也可以认为,要顺利成为微信的官方支付服务商,并且盈利,也需要有软件技术能力。

而现在很多刚刚开始进入这个行业、想成为支付宝、微信刷脸支付服务商的企业,没有能力自主研发系统,所以就有公司开始提供系统后台软件的售卖服务。

image

目前,售卖软件的公司在市面上不下几百家,这里随机举几个例子:

杭州的创匠科技,要求合作者拥有自己的公司,并且公司可以在支付宝蚂蚁金服开放平台和微信官网申请服务商资格,通过以后才能进行下一步。当然,如果购买他们公司的系统,公司也会负责帮助商户搞定一切的流程。

严格来说,类似创匠科技属于活在支付宝或微信的刷脸支付生态里,但并不能算官方服务商。以他们的赋能版产品为例,售价在159800,可以选择付首付的方式购买,首付一般先付70%。系统就可以直接使用,使用的方式方法公司不会干预,所有支付宝微信的官方补贴都是自己申请自己使用,公司无法提供,也就是说,“东西我卖给你,交给你使用方法,但是盈亏自负。”

而号称具有国资背景的中简(山东)科技有限公司(产品名为“脸付”)运用了一套更复杂的体系。

首先,他们也向想成为支付宝、微信官方服务商的企业出售软件,不过又增添了一种代理模式,即中间商可以缴纳10万元,拿到软件,然后贴上自己的品牌到市场上招代理,他们称之为OEM模式。

所谓的“OEM”模式无法保证中间商所售卖的软件质量。一位业内人这么告诉【商业街探案】:“这其实和卖盗版光碟是一个道理,我把我的东西复制给了你,卖给你,你拿去用,但是原始代码在我手上,想要更新换代升级都要跟着我走。”

而在现实里,中间商拿到软件后,大概率是忽悠那些急切想成为微信、支付宝的企业购买到一个后续其实无法服务的所谓半成品,或者凭借所谓的“核心技术”自己再去招商代理。

其次,脸付自己也号称是微信、支付宝的官方服务商,并且招收代理推广蜻蜓和青蛙设备,其中市代3万,省代5万,国代7万,省代以上有招商权限,可以招收下级代理商。补贴分为两种:

一种是支付宝、微信给予的流水补贴,会全部下发给代理;

另外一种是公司补贴,也就是加盟费返还政策,如铺设200台返还70%加盟费、铺设满250家商户,免次年续费。

而刷脸支付的坑,实际上主要就集中在这个加盟代理模式上。

失控:加盟代理骗术横行

目前,大大小小的“刷脸支付招加盟代理”都有自己一套完整的话术。

拿前文提到的钱客多为例,除了论证“支付宝和微信的无限战争”外,还对“站队”问题分析得头头是道。

钱客多是这么对招商对象宣传的:支付宝的生态相对封闭,所有生产支付宝硬件设备的企业都需要是支付宝入股或参股的企业,门槛过高,并且无论那个厂家出来的机器都是统一定价在一个区间内,不许高也不许低,而微信则是把质量标准和认证标准都列出来,只要满足要求的都可以叫青蛙,所以微信生态会比支付宝前景更广泛。

不过,在双方生态层面,不同队伍里的商家说法也不同,成立于2019年5月,自称长年做支付宝服务商的琉邦科技负责人告诉【商业街探案】:“他认为支付宝在未来会更有影响力,因为支付宝严格进行厂家管理和价格管理,不仅对市场上混乱的市场价格有保障,就扫脸机器质量而言,蜻蜓的扫脸机确实比现在的青蛙性能更稳定。”

总之,钱客多在论证了微信生态的优势后,随后告诉招商对象,微信刷脸支付的补贴很高,但是要拿到补贴,必须推广微信官方认可的刷脸设备,至于什么是微信认可的刷脸设备,自然就是钱客多的设备……至于微信认可的刷脸设备有什么标准……这是略过的,随后就是一大套心灵鸡汤的描述,什么补贴无限上、现在是支付4.0时代,你们是入场的第一批人……

最后就是一整套招商加盟体系,钱客多的加盟体系为3万铜牌代理、6万银牌代理、10万金牌代理,返点政策和中简大同小异,不再赘述。

这一切看上去很完整,但实际运行里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很致命,官方不支持服务商招代理。支付宝一位内部人士明确告诉【商业街探案】:凡是打着蜻蜓官方服务商招收代理的公司,可以认为就是骗子。

第二个问题就是出在加盟的具体套路里,应该说,虽然不被官方支持,但类似一些这种老牌支付推广公司,还可以算游走在灰色地带,而相当一部分加盟代理就更不靠谱了。

以文章开头提到的“投10万赚70万+!”微信刷脸支付招商会为例,号称加盟商投入10万可以拿到2000台1799元的机器,每卖掉一台还能拿2100元的补贴,而该“官方服务商”的目的是亏钱补贴推广,未来依靠广告等增值服务盈利。

但所谓的“官方服务商”不会告诉加盟商的是,加盟商真的交了10万元后,每次提机器只能拿几十台,而且还要每台交800元的押金,至于每台2100元的补贴,则包括卖掉机器后退还的800元押金,以及产生流水后补贴的1300元,至于机器本身可能根本不是价值1799元的产品,而是廉价品或者山寨品,加盟商连卖都卖不掉,就不用说流水补贴的问题了。即便卖掉了,后续的1300元补贴也是要根据流水来走,奖励条件一般会比较苛刻,很难达成。

而这些“官方服务商”甚至还不是下限,交完钱连山寨机器都拿不到的可能才是骗术的常态。蚂蚁金服在11月初发布的预警公告,就公示了骗子的行骗路径:

套路一,冒充官方工作人员,骗子自称是支付宝工作人员打着支付宝招代理的旗号,邀请商家参加线下招募会,或者去他们公司考察;

套路二,过度承诺,夸大其词,“以所谓的轻松年入百万”等夸张“福利”诱惑商家参与;

套路三,收取高额加盟费被骗缴纳5万,10万代理费。签约以后才发现合同主体公司和支付宝没有任何关系,并且不知底细。

3.84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