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你的旧衣服去了哪里?一件T恤背后暗藏的千亿产业链调查!
你的旧衣服去了哪里?一件T恤背后暗藏的千亿产业链调查!
2019.12.03 09:23 戚夜云|科创板日报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戚夜云)讯,美国Gap、西班牙Zara、瑞典HM、日本优衣库,在市中心繁华街道星罗棋布,进去拎几件新衣出来是年轻人时尚。但时尚保鲜期很短,一个夏季流转,这些品相仍然很好的衣物转身压箱底,成了要被处理的对象。

支付宝线上回收通道,小区旧衣回收箱,不管是在蚂蚁森林为了种一棵树,还是不收分文捐赠表以爱心,由此成就了一门“地下经济学”:经过旧衣回收、分拣、出口和二次销售,这些“旧物”再成新宠,重新穿在非洲、中东、东南亚消费者身上。

这是一条存在已久、完整、分工明确的产业链。

数据显示,中国平均每人每年会购买10件左右新衣,其中会有3-5件衣服被丢弃。每年被丢弃的衣服约有5000万吨,而回收率不到10%。

旧衣回收市场规模巨大,目前还是一片蓝海,宛如一座尚未开发的富矿,吸引众多创业者涌入淘金。

现状:捐掉衣物70%都被卖掉

非洲东南部的马拉维,是贫困国家,人口不到2000万,严重依赖国际援助,被联合国认定为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走在马拉维的街头,你会发现,当地居民“爱”穿中国T恤,上面印有汉字。

马拉维当地并不流行“中国潮流”,这些衣服很可能来自上海某小区的旧衣回收箱。

三年之前,这是一门隐秘又不为人所察觉的“好生意”。掮客在小区里投放旧衣回收箱,用户主动无偿捐赠,他们分拣出夏装,卖到了非洲。

“公众对旧衣回收误解很深,就是因为早些年有的企业打着捐赠的幌子回收衣物。”飞蚂蚁创始人马云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随着关注度变高以及线上回收平台加入,旧衣回收近年来相对阳光规范,不仅旧衣回收箱很少出现捐赠字眼,线上回收平台,甚至会主动标明衣物回收后的处理方式。

比如闲鱼,在旧衣回收一级页面,重点展示衣服回收四大流向:出口转售、环保再生、山区捐赠、工艺再造。

image

多名业内人士表示,七成以上旧衣物出口转售,两成环保再生,山区捐赠比例仅占10%。

这条早已成熟的产业链已运行多年。

以往的回收多为线下,包括政府公益组织、废品回收站、回收箱、摇铃铛流动回收。近些年来,前端回收逐渐变得互联网化,诞生了白鲸鱼、飞蚂蚁、欧燕、铛铛一下等头部大平台,用户可在支付宝、闲鱼、京东、公众号线上预约,快递员免费上门取件。

2019年,飞蚂蚁预计全年回收量达5万吨。“整个市场回收没有具体统计,至少是百万吨级别以上。”马云说。

这些回收后未经分类的衣物称为统货。

image

统货的价格差别较大,一般是1500元/吨-3000元/吨,会根据夏装的质量和比例有不同的定价,回收企业打包卖给后端的分拣工厂,之后流转到出口工厂,有些出口厂家直接回收统货。

记者获取到最新一份报价单显示,主力夏季统货出口工厂收购价约在5000元/吨上下。

“广州、江浙沪因为夏季衣服品质好,统货市场行情最好。”据马云透露:“在夏装统货里面再挑出来特别好的夏装出口,可以卖到8000元-12000元/吨不等。” 不过,行情变化也很快,最近的价格就在往下浮动。

一般来说,一个工厂出口一个大柜,会有27吨的货物,头部出口工厂一个月会有40-50个大柜,多数出口工厂稳定在10-15个。

image

从非洲港口卸货后,这些衣服流转到当地二手服装交易市场,在肯尼亚通常被称为“mitumba”,在尼日利亚,称为“kafa ulaya”,莫桑比克,则是“roupa da calamidade”。

市场:全球1/3旧衣销往非洲

非洲是全球二手服装消费主力。

《科创板日报》记者从联合国官网获得的贸易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二手服装总进口量达41亿美元。其中非洲市场,消化了13亿美元。这意味着全球二手服装1/3以上,最终进口到了非洲。

image

美国、英国、德国和韩国,赶了早场。中国商人在近十多年才大举参与。十几年前在马拉维,中国人屈指可数,如今当地已经有好几千名经商的中国人。

Jason,从事出口生意。2016年刚入行时,Jason办理了肯尼亚、马拉维等多个非洲国家的签证,希望直接从当地市场摸清产业链,开拓客户。

“我去的都是首都城市,灰蒙蒙的没有高楼,感觉非常贫穷。”Jason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说,由于没有领路人,他到当地都是叫一辆出租车拉到二手服装市场。“结果找到的批发商,都是中国人,尤其是江苏南通人,他们对我们有所防备,不愿意透露更多信息。”

image

(Jason到访的马拉维二手服装市场)

Jason考察了三个月回国。事实上,非洲的客户很多都飞到中国尤其是广东一带洽谈生意。

2018年,中国出口2.8亿美元二手服装。记者粗略统计流向前20名国家,中国二手服装,70%以上销往了非洲市场。

image

热销国前10名中,8名为非洲国家,中国人的二手衣服,多数进入了肯尼亚、安哥拉、尼日利亚和坦桑尼亚当地市场。

随着贸易往来的紧密,非洲市场对旧衣服的标准也越来越高。Jason将品质优良的A货卖给非洲,B货(工厂垃圾)瞄准中东以及巴基斯坦。

Jason也曾来到巴基斯坦拜访客户,巴基斯坦人在非洲的贸易能力很强,他们从中国进口衣服,部分冬装会消化在国内,大部分衣服流转到坦桑尼亚、刚果和尼日利亚。

机遇:创业者眼里的朝阳

中国旧衣服回收链条是什么?

2015年,仍处在早期发展的知乎有一篇热门回答被收录到知乎日报,获得了11000个赞同,评论892条。一位用户通过对旧衣回收产业链的介绍,掀起了一场关于旧衣市场巨大的讨论量。

不少用户受到启迪,准备去旧衣市场淘金。

Jason和飞蚂蚁马云、王维(化名)都是受启迪者。“最初以为旧衣回收是朝阳行业,就是因为不显眼,市场大,知道的人少,所以是想做早期的第一桶金。”

王维瞄准的是尚未如上海、广州这样已经成熟的内陆城市。他下定决心从最底层做起,但进入后发现,“各小区、高校、废品站,甚至连收拾垃圾的阿姨都有对接收衣服的人,而且别人出价都很高,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赚的钱。”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经过多年的跑马圈地,线下回收市场早已被蚕食一空。马云创业早期也是同样的在线下寻求突破,最终成本太高,盈利模式没跑通,团队经历一次解散。

2016年第二次入局的马云,换了一种模式。因投放上海本地某公众号一篇十万+文章,短期内为飞蚂蚁带来巨大流量,飞蚂蚁由此转为线上回收,成为第一家上门回收的企业。

“线上回收没有门槛,2017年就涌出了20多家跟我们类似的企业。”马云强调,线上回收物流成本较高,但是飞蚂蚁擅长新媒体营销,用户单量货源趋于稳定,物流成本摊薄,有了一定的盈利空间。

后来,飞蚂蚁与闲鱼、支付宝多方合作,规模逐渐扩大。

物流成本是一道坎,王维没有跨过去。因为规模不大,王维现在重新找了份工作,将二手衣物回收当成了副业。

旧衣回收的创业者不断增加。

根据天眼查提供数据显示,从事旧衣行业的企业数量从2016年总共262家,增长到2017年总量359家,2018年总量569家,2019年11月达到830家,新增261家。

白鲸鱼的创始人方晓东向《科创板日报》记者算过一笔账,“如果是10人团队,则盈利点是每天至少保证有300个预约订单,否则就会亏损。如果团队有15人,那就需要500单。现在保持万单级别的只有三家:白鲸鱼、飞蚂蚁和闲鱼。”

“物流成本逐年提高,线上回收的成本水涨船高。”马云向《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他们线上业务维持薄利,“旧衣回收属于大件逆向物流,平均每单收回来13公斤。每公斤物流成本在1.8元,我们的利润空间只有0.6元左右。我们每月达到100吨才能收支平衡。”

为了获取更高的利润空间,马云目前的计划是打通前后端的产业链,出口生意也由自己公司把持。但马云不想做后端分拣和再生,因为80%分拣工厂都只能维持经营。

出口的生意更难做。“全国二手衣物出口工厂400多家,真正意义上达到百万级别的盈利只有二三十家。”方晓东说。

动荡:蓝海,也意味着草莽

二手服装行业是蓝海,是朝阳,这是2016年时马云、Jason和王维,对二手服装行业的一致预判。但在市场摸打滚爬7年的老兵方晓东看来,二手服装却正陷入寒冬。

“旧衣黄金出口期是2006-2013年,2013年登陆QQ,都会跳出广告小弹窗。在那年进入二手服装企业就跟苍蝇一样很多,2015年也有个小高潮。自那年始,国内竞争开始白热化,整个行业走下坡路,后来顶不住的工厂开始陆续倒闭。”

这行业黄金时代诞生的亿万身家的人,产业也从巅峰走向萎缩。

“当年最鼎盛的时期,上海有位大人物占据中国旧衣服行业半壁江山,现在收缩得只有1-2个工厂,规模大不如前。”另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历数行业曾经风云人物。

盈利难的主要是因为二手服装市场混乱。“二手衣服不像家电手机有品牌型号,它是非标准品类产品,国内品质不好把控,市场中流转的衣服往往参杂着不满足出口的垃圾。”

垃圾,就是行业人士里口中的B货。因为畸形的市场,行业利润“被打得非常厉害”。

“以前中国人做的还很少,2000元的夏装收回来可以卖10000元,现在5000元收回,9000元卖出,虽然有4000元利润,但是根据国外订单剔除B货,加上高昂的人工成本、厂房、水电、税收、报关费用等等,做出一吨合格的出口夏装,成本已经到8000元左右,利润空间很小。”他表示:“因为货源不好解决,如果采购一次垃圾比例50%的话,半年白干了”。

“国外竞争也加剧。据悉国内知名的普联环境,今年的国内外工厂也萎缩了很多。巴基斯坦人一直是当地重要的市场领导者之一,与中国厂商竞争激烈。”上述人士说道。

他感叹,这一行“开开关关停走走太普遍了”。

“去年到今年是线上回收模式爆发的一年,品质和价格、出口量都有一定的上升,但是行业目前还没有渡过寒冬。”方晓东说:“但我非常肯定的说市场还在蓝海阶段。因为不管线上回收也好,线下回收也好,这些回收的全部加起来,没有达到市场需求量的5%。”

在全球出口量上,中国二手服装的出口价值总量也远不及美国、英国、德国以及韩国。美国2018年二手衣服出口总值高达6.7亿美元。

image

变数:非洲市场的收缩

非洲市场,本身红利正在消失。

美国经济学家Pietra Rivoli教授早在十几年前,就在其著作《一件T恤的全球经济之旅》提及了非洲当地政府对二手服装产业的复杂情感。

因担忧对当地纺织业形成冲击,十几年来,非洲多国长期面临是否提高二手服装贸易壁垒的问题。

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因为,“纵观历史,人们发现,不管是美国、中国,还是日本等其他国家,都是依靠纺织加工业走上工业化道路的”。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非洲国家颁布对二手服装的禁令却难以严格执行。“人们一旦尝试过,既便宜又时尚的衣服之后,那么禁止二手服装贸易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它只会让更多的人们想办法绕过壁垒。”

近五年,尼日利亚曾将二手衣服列为绝对禁止的进口商品,东非共同体成员国坦桑尼亚、卢旺达和乌干达三国宣布,决定从2017年至2019年间逐步停止进口二手服装,同时实施新的税收政策以扶助本土纺织业。

经历2014-2017年压制之后,除卢旺达小幅波动外,其他国家2018年二手服装进口量暴涨。

今年,尼日利亚中央银行3月5日公布了纺织品进口结汇禁令,禁止所有纺织品和其他服装材料进口商申请结购外汇。“这的确对我们出口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并不大。”马云说。

除了非洲,如今东南亚柬埔寨、马来西亚等都是中国二手衣物的重要市场。

但随着政策风险提升,二手服装出口,成了可预见的夕阳产业。这是业内人士差不多一致的观点。在红利消失前,飞蚂蚁试图分一杯羹,布局出口工厂业务。

“出口资产太重,会占用大量资金,而且后期不好收缩。”方晓东表示,非洲法制相对不完善,导致一个利润黑洞:“你出口了一个价值27万元的货柜到非洲。一般是采购商付尾款,然后拿到提货单再提货,但是非洲却可以直接提走货物,不少公司在出口这个环节上亏了不少钱。 ”

处境:不被资本市场看好?

回收二手衣物,真是一门好生意?

从入局者看,阿里系的支付宝和闲鱼都对接了线上回收窗口,京东、转转纷纷布局相关业务。包括行业里传统回收企业普联也将产业链延展至前端,推出回收平台。互联网巨头对此表达了巨大的合作热情,但没有投资相关企业的意愿。

白鲸鱼、飞蚂蚁以及Jason经营的工厂都没有获得融资。马云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不到三年的时间,他们接触到至少50投资机构,但均没有投资意向。他们的盈利模式在于,二手衣物的强需求,为旗下平台公众号获得流量,通过广告以及农副产品电商获得较高利润。目前,飞蚂蚁已经拥有200万的粉丝。

小黄狗曾因拿下10.5亿融资备受瞩目,今年三月还和京东有公益合作,但好景不长,数月后破产清算。小黄狗公司的董事长唐军为P2P平台团贷网实际控制人,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互联网公司的进入,不是真想把二手服装行业做起来。他们看中的是用户处理二手衣物的强需求。闲鱼曾公布一组数据,2018年3月,闲鱼开展旧衣回收计划,到该年底共计8438吨,约4000万件衣物。

“互联网公司诉求都是基于流量,闲鱼、京东、转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去拉动他们的数据。毕竟像利润高的手机回收,需求频次非常低,所以他们希望通过更高频的二手衣物交易去提高数据。”

方晓东强调,公益和环保理念是互联网公司非常关注的点。

做公益,也是“曲线救国”。

“一方面,我们走访过国内很多地方,每个月都会去山区。发现他们并不是解决不了保暖问题,而是要提高品质。我们思路是把旧衣服进行变现,然后通过其他方式去捐赠,比如说采购新的衣服,文具等。”另一方面,方晓东表示,他们捐赠衣服有七成是全新,之所以依旧坚持捐衣物,也是因为基于捐赠的用户等多方面需求。

在白鲸鱼公开了所有公益活动的细节,除了行走贫困地区的图片之外,公开了捐款数量、金额等等。目前白鲸鱼捐赠物资39368kg,捐赠款项达63152元。

“事实上很多东西并不尽如人意,企业做大了确实有资本有能力回馈一些社会,但绝大部分都是打着公益环保之类的口号免费收衣。”王维说道。

捐赠向公益宣传点的变化,同样引起公益人士不满。

一位公益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虽说回收二手服装与做公益不矛盾,贫困地区缺衣物,更缺其他物资,“但回收企业不能打着做公益的旗号”,他认为,企业公益行为并不公开透明,无法监督。

他认为,回收衣物是环保需求,不是捐赠需求。”

衣服是人造纤维,不可被降解。所以,“旧衣服最终是城市固体废弃物,如果不回收,必将污染环境。”

据了解,全球消费者每年会购买800亿件新服装,消费总额达1.2万亿美元,每年约有85%的服装会被送往垃圾填埋场。

出路:二手服装能否回到市场流通?

设计师Priya Ahluwalia的家乡在非洲尼日利亚,因为从小二手服装耳濡目染,她把废料变回服装的想法践行到自己的设计中,并以此捧走了去年度H&M设计金奖。

HM曾因焚烧了60吨的滞销衣物,深陷环境污染品牌危机,近几年,HM热衷于树立环保可持续的形象,推出了旧衣回收计划,以及多项环保计划。

Priya Ahluwalia与HM的契合,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全球二手服装贸易的因果循环。一名从业者表示,HM在中国实行的旧衣回收计划,最终也同飞蚂蚁、白鲸鱼线上回收来的衣物一样,流向了非洲市场。

关于产业链的出路,一方面,为了迎合国家垃圾分类,Jason、飞蚂蚁以及白鲸鱼都在大力发展智能回收箱,并渗透到庞大的线下回收市场。另一方面,在业务展望上,他们更倾向打通产业链,让二手衣服重新在市场流通,以提高利润空间。

image

今年H&M旗下&Other Stories品牌瑞典本土市场为试点,出售二手服装。其合作并投资的二手电商品牌Spellp,在10月末HM收购。HM称,二手服装是时尚行业增长最快的业务领域之一。

据美国网上商城thredup和零售分析公司GlobalData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二手服装市场规模是240亿美元,快时尚市场规模是350亿美元。预计到2028年,美国的二手时装市场将飙升至640亿美元,而快时尚会达到440亿美元。号称美国最大的二手电商thredUp Inc也完成了1.75亿美元融资。欧洲二手衣物交易平台Vinted宣布融资1.28亿欧元。

国内近几年来也涌现多家二手电商品牌,但心上、只二、Plum等均聚焦中高端奢饰品。KoGi是为数不多聚焦平价服装的电商平台。但是该平台模式是C2B2C,更像是闲鱼细分领域的mini版,因为平台仅是信息服务提供商,不参与交易。

业内人士透露,早些年,国家命令禁止洋垃圾进口以及市场上流通,二手服装交易等同一道红线,二手服装从业者并不敢触碰。

“国外工业化时间比较久,回收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我们国家缺乏相应的标准,包括从流程和上下游产业链,以及生态的完备程度来说,我国二手服装没有达到行业能够快速发展阶段。”上海财经大学电商研究员崔丽丽说。

不过,上述公益人士透露,我国也在积极推进二手服装允许销售的政策及相关标准。“我相信,随着政策的落地,我国国内二手服装将会迎来较大的发展,也是未来的方向。”

4.1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