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冠军基金经理刘格菘:进化中的猎人
冠军基金经理刘格菘:进化中的猎人
2019.12.27 13:00 黄慧玲|界面新闻

2019公募基金年度大战进入倒计时,刘格菘已然是“冠军”的唯一候选人。他管理的三只基金目前包揽前三,刚刚发行的科创板基金一日认购金额超百亿。

狂热之下,基民们需要冷静下来想一想,你真的了解刘格菘吗?他管理的基金适合自己吗?接下来还能买吗?

界面新闻回溯刘格菘在中邮、融通、广发基金期间的投资历程,试图寻找这位“猎人”过去六年的进化轨迹,发现他的变与不变。

重仓:六年,101只股票

先来了解一下刘格菘的背景:

经济学博士,毕业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前身)。毕业后,曾在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工作,做过地产和食品饮料的研究员,历任中邮基金、融通基金基金经理,现任广发基金成长投资部总经理。目前管理基金7只,资产总规模72亿元,其中亲自管理的基金有4只,分别是:广发多元新兴股票、广发双擎升级混合、广发创新升级、广发小盘成长混合。

刘格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看好的公司,我会深度研究,研究透彻了敢于下重手。我的持股周期比较长,一拿就是好几年。例如,今年表现比较好的一只电子股是我在2017年四季度挖掘出来的,一直持有到现在。”

听其言,不如观其行。梳理刘格菘目前管理基金的重仓股历史可以发现,圣邦股份(300661.SZ)于2017年第四季进入重仓股,近两年涨幅367%。这应该就是刘格菘所说的“一拿就是好几年”的牛股。

但同时,我们也发现,除圣邦股份外,刘格菘管理基金的重仓股中其他股票拿的时间都不长。以广发创新升级的重仓股为例,9期(2.25年)重仓股名单里,涉及股票44只。其中1只重仓股出现了9次(即圣邦股份),2只股票出现5次,3只股票出现4次,21只股票只出现过1次。重仓股平均占基金净值比5.6%。

由此可以得到初步结论,对于持股周期,目前并非如刘格菘所自述的那么长。不过,对于他所说的,也可以理解为他努力的方向。毕竟,他在中邮基金初起步时,重仓个股的平均仓位只有不到3%。

我们在统计中还有一个比较吃惊的发现:

选取刘格菘在广发、融通、中邮基金三个时期比较有代表性的基金为案例(广发创新升级、融通领先成长、中邮核心成长),统计重仓股名单发现,一共涉及股票101只,其中只有6只出现两次。

也就是说,六年中,他的重仓股里名单里出现了101只股票。而在跳槽后仍持续研究并重仓的股票,只有6只。

由于刘格菘管理过的基金比较多,该数据仅来源于三只基金,因此并非绝对准确。但从这些“一闪而过”的股票和案例基金的操作可以推知,在对单只基金的管理中,刘格菘会有少数特别钟爱、长期持有的股票,但对于大多数股票并不会大手笔重仓,属于“试试水”,更换也比较频繁。

证伪:一地鸡毛的“优质成长股”

被刘格菘跨公司研究并重仓的6只股票分别是:金固股份(002488.SZ)、美的集团(000333.SZ)、三安光电(600703.SH)、完美世界(002624.SZ)、网宿科技(300017.SZ)、怡亚通(002183.SZ)。

其中重仓时间较长的是金固股份、三安光电和怡亚通。通过它们被重仓的轨迹,我们隐约可以窥见刘格菘的投资心路:

怡亚通和金固股份都是刘格菘在融通基金比较青睐的股票。它们都是2015年的大牛股,也是融通领先成长业绩“过山车”背后的主要推手。

刘格菘早期醉心于上市公司外延并购的研究,对怡亚通的挖掘可以说是成果之一。这是一家积极寻求外延并购布局全球供应链业务的公司,刘格菘在2015年一季度期间买入。5月,该公司股价达到最高点,有券商给出了年内市值超千亿的预期。现在,怡亚通的市值是88亿元,股价在4元左右,距离最高点跌去近90%。

到2016年一季度,迫于下跌压力,刘格菘将它们移出了重仓股。但对这两只股票的关注并没有改变。到广发基金后,金固股份拿了一整年,怡亚通拿了半年。但都以下跌告终。

现在回头看,刘格菘在融通基金时期追求的“优质成长股”,有许多已经被市场所证伪。

他最爱的天壕环境(300332.SZ),重仓时间长达两年,贯穿了他在融通的基金经理生涯。该公司以节能环保为起点,各种收购促进战略转型。2015年5月宣布进军互联网金融,股价达到最高点。时至今日,股价跌去80%,近日又被媒体报道“骗取国家资金”。

重仓了五个季度的得润电子(002055.SZ),2015年时定增并购,大举扩张。实际上主业疲弱,业绩靠补贴反弹。股价最高时为75元,现在只剩10元左右。

重仓了三个季度的鼎立股份(600614.SH),卖过橡胶,卖过房,卖过药,华丽转身环保军工。今年4月,发布巨亏38亿年报,变成*ST鹏起,濒临退市。

转变:从“自下而上”到“行业比较”

刘格菘跳槽至广发后,不再只盯着小盘股了。2018年一季度期间,大盘股一度主导基金风格。

他在接受采访时称,“2016年以来,我重新调整了投资框架,更多从行业比较层面去思考,第一步是自上而下,结合宏观、产业趋势的判断,将未来几年需求快速增长相对应的行业挖掘出来,第二步是从自下而上的角度去选择这些行业中的好公司。”

圣邦股份就是在这种思路下被挖掘出来的。2017年6月,圣邦股份上市,以“优质模拟芯片龙头”亮相。四季度,刘格菘试水该股,彼时占比为3.4%。

圣邦股份很快迎来了“天时”。2018年3月,芯片国产化概念火热。刘格菘持续加仓。直到今年三季度末,圣邦股份占广发创新驱动的基金净值比为10.33%,达到顶格配置。

今年对科技股的重配成就了他的翻倍业绩。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选对方向,二是持仓集中。并表示“今年年初从行业比较出发,挑选了行业景气度、逆周期增长的行业”。

但实际上,他的埋伏行动远比他所说的要早,为此他还付出了半年超跌20%的代价。2018年半年报时,他就判断可能迎来反弹行情,重配了半导体、电动车、新能源等成长性行业。没想到市场一路下探,基金全年跌幅超30%。

不过他没有动摇,反而更坚定了。他认为,宏观环境在改善,再加上新一轮的冲击后,市场估值更低了,更有性价比了。“成长性行业和个股可能迎来比较好的机会。”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他的坚持换来了丰厚回报。

总结:牛市猎人

左侧埋伏、重仓个股、板块集中度较高,形容刘格菘是一个“捕捉成长股的猎人”并不为过。这几年,他开始在不同猎场穿梭,寻找性价比更优的那个。从挖掘“战略新兴行业”、“外延并购”里的个股逐渐转向更宏观的行业比较,对特别看好的一两只股票有耐心,但更多的重仓股属于“打一枪换一炮”。

他的基金始终跟稳健不沾边。波动很大,赚的多,亏的也多。回撤最大的时候超过60%。2016年,大盘跌11%(沪深300指数),他的基金跌29%(融通领先成长);2018年,大盘跌25%,他的基金跌31%(广发创新升级)。

牛市里故事多,而刘格菘正是牛市里的猎人。他对“小公司大空间”的股票依然偏爱。虽然过去一些公司讲过的故事已经被证伪,但市场里还会有源源不断的新故事继续开讲。

他现在的重仓股里,也有一些业绩亏损的公司。从市盈率角度看,除去亏损公司,“准冠军基金”的重仓股平均滚动市盈率(PE-TTM)已高达124倍,其中最高的中国软件(600536.SH)为342倍。

往年基金业常有“冠军魔咒”,不知这次能否幸免。刘格菘说,他依然看好TMT领域明年的行情,“供需格局比较好,需求旺盛。今年二季度开始的行情只是一个预演。”

3.63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