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一场“始料未及”的大考:疫情之下的教育行业
一场“始料未及”的大考:疫情之下的教育行业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陈夏怡)讯,受到疫情影响,各大机构、学校纷纷响应“停课不停学”的号召,琳琅满目的教学视频迅速在各个平台上线,“线上化”教学能力逐渐成为学校、机构的必备技能。

有人将其视为在线教育“纵身一跃”的历史时刻,也有人对其“短期爆发”的后期持续性存疑,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次对大众线上意识的普适性“教育”。

然而热闹之下,线下教育机构则愈发显得焦灼,他们中的大多数正面临转型的尴尬局面,更有甚者,则直接“倒”在了这一时刻。2月7日,线下培训机构“兄弟连”的创办人李超正式宣告了公司的倒闭。

此外,公立学校、线下机构正在面临一场全方位的“教育信息化”大考,在那些“一线教师变身十八线网红”、“学生一边上课一边打荣耀”的戏谑之后,也反映出线下教育转型线上的“水土不服”和准备不足。

《科创板日报》分别选取了两位教育行业的从业人员以及专注教育领域的投资者进行采访,试图从两种不同的维度解读这场对所有教育工作者来说都“始料未及”的大考。

教育从业人士篇:VIPKID前高管王思锋

1.《科创板日报》:在线教育机构在短时间内是免费赠送课程,是否会增加成本、影响营收?

王思锋:首先,从营收角度来看,并不一定受到负面影响。在线教育机构的获客方式,基本都是从免费试听课开始,不同的形态会有不同的转化路径,最终成为长期课的付费用户。

不论什么样的课程形态,销售团队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从免费用户到长期课付费用户的转化率。疫情期间进来的大量免费用户,有相当比例会在一个财季内转化为长期课用户,从而在营收层面形成贡献。

其次,从成本角度看,好未来、新东方和跟谁学这些机构的线上业务部分,主要是大班双师课。这个产品形态随着学生数增加而产生的边际成本占比不高,成本并不会大幅增加。所以,业绩上整体偏利好。

2.《科创板日报》:本次疫情前后,在线教育机构的流量激增,从目前来看哪种类型的在线教育机构流量增长最快,受益最多?

王思锋:我们从两个维度来看。

一个是城市维度。一线城市的在线教育渗透率已经很高。这次疫情对已经报名的课程消耗帮助更大,对拉新客的帮助相对低。而在低线城市,这次疫情导致的国家层面的在线教育普及,是第一次全客户群的在线意识教育。所以,目标用户在低线城市的产品收益更多。

另一个是产品成本结构维度。由于临时用户激增对于线上教师和成本有新的挑战,所以随着学生数增加,边际人力和边际成本越低的产品收益更多。

从这两个角度看,在行业主流的一对一直播、小班直播课、大班双师直播课、轻课、AI互动课这些产品中,大班双师直播课、轻课和AI互动课无疑是增长更快、受益更多的。

另外,服务中小教育机构的在线平台的业务量应该会猛增。那些没有力量自主研发系统的机构,为了快速上线课程,基本就靠这一类系统了。当然,学而思也提供了类似服务。

3.《科创板日报》:短期内,在线教育机构的流量激增、用户大量涌进,在运营层面、技术层面、对外宣传层面,应该如何应对激增的用户

王思锋:从目前的在线教育企业来看,好未来已经在和党媒合作,猿辅导加大了广告投入。运营和技术层面应对快速增加的获客,对成熟公司已经没有太大挑战,对发展期公司可能是个问题。

成熟公司比较值得担心的是大班双师直播课的辅导老师团队人力问题。行业有大量公司的辅导老师集中在武汉、成都等城市。在疫情影响下,怎么转换到远程办公、怎么保证人员招聘,会是重点考虑的问题。

4.《科创板日报》:怎样看待疫情结束后的用户的留存率,机构应该采取哪些措施留住客户。

王思锋:疫情结束后的用户留存,取决于这段时间的用户体验。做好教学服务,是核心关注点。

5.《科创板日报》:从长远来看,本次疫情对在线教育行业将带来怎样的影响?有没有不利的影响?

王思锋:本次疫情,毫无疑问是教育行业在线化的一次重要加速。若干年后,行业回顾这段历史,会看到卓越团队在这一历史画面中抓住机会一跃而出的身影。

投资人士篇: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宁柏宇

6.《科创板日报》:从投资者的角度,您是如何看待这次疫情给教育行业带来的影响?

宁柏宇:我认为会从四个维度来影响教育行业:线下机构、线上机构、公立学校以及教育主管部门。

第一个维度是针对线下的教育机构,这次疫情对于线下培训机构来讲压力较大,特别是小型的机构,现金流会变得十分紧张。

另外比较值得关注的是万人左右的大校。因为有部分学员对线上服务的质量要求并不会特别高,所以相对来讲,除了少部分退费之外,还会有比较多的学员会继续去学习,因此这部分机构可能会比较顺利地转型线上。

第二个维度就是对于线上的机构来讲,这肯定是个利好,因为目前大家只能通过线上来进行学习。

而且我们注意到,这些前五名到前十名的机构都已经开始跟顶级的央媒体或者是党媒体合作。那么在春节期间,他们的获客量级很可能将达到千万级。虽然未来的转化还有待观察,但整体而言向好。

第三个维度是从公立学校的角度来看。因为有中考、高考等确定时点的要求,学生,尤其是毕业班的学生压力较大,因此公立学校有很强的线上开学诉求。

但现在公立学校在提供线上教学的时候,准备工作可能并不充足。由于所有老师都要适应教育信息化的要求,尤其是相对落后地区的公立学校,因此在转型线上时会遇到比较大的挑战。

这时候,对那些针对公立学校信息化服务的教育创业企业是一个比较好的机会。

第四个维度是针对教育主管部门来说。因为在突发疫情之下,全中国几十万所大中小院校会变得比较脆弱。历史上这么多年的教育信息化的投入,目前效果还不是特别好。不过反过来说,发现不足也是一个改进的开始。

7.《科创板日报》:线下教育机构转型线上或者增加线上板块可能会遇到哪些问题?

宁柏宇:我认为线下机构转型线上其实主要面临三方面的挑战。

第一方面是决策上的挑战。目前来看,拥有线上交付能力,几乎是教育机构的一个必由之路,否则房租、老师工资等各方面的成本会让线下机构不堪重负。

但现在网上也有很多不同的意见,大家觉得在现在这个阶段不能盲目地转型。因为万一在线上投资几个月,疫情结束后又没有产出,可能会导致竹篮打水一场空。因此目前很多创始人还在犹豫要不要第一时间做出行动,这会导致时间拖延越久,压力越大。

第二方面是组织上的挑战。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拥有两个不同的生态系统,改变生态系统的时候必然会有不适。

线下机构的整个组织结构,就是为了适应线下培训的生态。而转型成线上培训机构时,则会存在很大的阻力,原来线下的服务人员,现在要转型成线上的服务人员,这就要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另外线上获客对公司的整个市场部门来说,都是新的挑战。

最后一方面是财务上的压力。

所有的转型都意味着学习和尝试,而在学习和尝试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就会有浪费。因为最开始的时候,人员缺乏培训,在线上招生和服务的效率并不高,因此初期的财务表现不会特别好。如果机构没有一定的财务储备的话,就会面临比较大的压力。

8.《科创板日报》:蓝象资本作为一家专注教育领域投资的机构,是否会因为此次疫情所带来的影响,相应地调整自己的投资策略?您比较看好哪种类型的教育机构?需要具备哪些特性?

宁柏宇:我从长期和短期两种维度来谈这个问题。

长期来看,教育产业比较抗周期,并且从线下转成线上,会使得服务更加多元,品质变得更高,是一个大的趋势。从这个大的趋势上来讲,目前教育产品的供给还是严重不足的。

所以从投资的角度上来讲,还会有很多新的教育形式出现,对于教育创业者来说还有很多新的机会。

短期来看,疫情的爆发,使得创业者的创业意愿会降低,创业企业会减少。新创业者遇到这次疫情,如果经验不够丰富的话,可能就难以存活。所以从项目来源的角度上来讲会有一定的压力。

但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很多机会,更多创业者更乐意在线上进行尝试,可能会导致更多新兴的模式出现。举例来说,原来一些线下的体育机构都已经开始在线上进行体育培训了,包括瑜伽老师、健美操老师,都开始利用抖音、快手等平台在线上进行教学。

同时呢,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也对创业者进行一些观察,我们觉得应变能力对创业者来说特别重要。

因为创业这个过程充满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创业者遇到重大事情的应变能力,包括提前对重大变化做出的预警、储备能力都特别重要。

越是在剧烈变化、充满挑战的时候,那些学习和进化能力比较强的创业者,跟其他创业者就会拉开差距。所以在这个阶段,我们蓝象也在积极地去观察和寻找具备这样能力的的优秀创业者。

3.86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