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博瑞医药抢占瑞德西韦仿制高地 股价连续涨停为哪般?
博瑞医药抢占瑞德西韦仿制高地 股价连续涨停为哪般?
2020.02.13 20:05 徐红|科创板日报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徐红)讯,受抗病毒药物研制取得进展消息的刺激,科创板上市公司博瑞医药(688166.SH)已连续两天一字涨停,累计涨幅40%。

11日晚间,博瑞医药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成功仿制开发了瑞德西韦(Remdesivir)原料药合成工艺技术和制剂技术,并且已经批量生产出瑞德西韦原料药,瑞德西韦制剂批量化生产则正在进行中。

瑞德西韦由美国吉利德(Gilead Sciences)公司开发,该药物用于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感染的中国III期临床试验目前正在武汉开展。该临床试验由中国研究人员牵头,开始时间为2020年2月3日,计划于4月27日结束。此前,美国首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曾被曝使用瑞德西韦后,病情出现立竿见影的改善,公众也因此对该药寄予了较高的期望。

虽然资本市场给博瑞医药对疫情的迅速反应予以了绝对的肯定,但记者注意到,投资人中也不乏持保留态度者,认为博瑞医药仿制开发瑞德西韦原料药及制剂很难增厚公司业绩,所以这两天的股价上涨缺乏支撑。

“因为专利的问题,博瑞即便成功仿制瑞德西韦原料药和制剂,也不能自行售卖,除非是拿到吉利德的采购订单。”有公募人士如此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但吉利德之前向博腾股份(300363.SZ)采购瑞德西韦原料药,即便因为疫情需求放量,最后大概率还是向博腾采购。”

资料显示,瑞德西韦在中国的化合物专利到期日为2031年7月22日。据该人士解释,在瑞德西韦专利未到期之前,博瑞医药现阶段的仿制并不能实现商业化,只要没有商业化行为,就不存在“侵权”一说,而公司唯一能做的商业化行为就是向吉利德供货。

“另外需要看到的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治疗的市场容量是有限的,假设波及患者15万人次,用药费用人均一万(实际可能更低),那么这个市场也才15亿元,非常有限,并且疫情还可能只是一次性的,所以瑞德西韦相关产业链不会有多大的业绩弹性,只是现在公众关注度比较高。”对方补充道。

博瑞医药主要从事高技术壁垒的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及制剂产品的研发和生产。公司创始人袁建栋为国家“千人计划”创业人才,具备北京大学化学系教育背景,以及美国恩佐实验室工作经历,加上其曾助力正大天晴成功开发原创合成线路和工艺,实现恩替卡韦的仿制,也因此,有人认为第一时间成功仿制瑞德西韦原料药和制剂是博瑞实力的体现。对此,也有人向记者表达了不同意见。

“其实国外对像瑞德西韦这种小分子药物的专利布局会非常完善,药物的分子专利、晶型专利以及合成路径等往往都会覆盖到,并且这些都是公开的。所以如果吉利德对瑞德西韦完整布局了整个专利池,博瑞查到资料进行仿制不会是太大的难题。”深圳某私募基金的投资经理说。

“像这样的仿制相信国内很多公司也都能做,只是他们在决策上可能不如博瑞灵活迅速。”他评论道。

3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