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多家武汉科创企业复工调查:口罩成复工掣肘,生物医药、智能制造有望在“疫”后加速升级
多家武汉科创企业复工调查:口罩成复工掣肘,生物医药、智能制造有望在“疫”后加速升级
2020.02.14 20:15 算力智库

2月14日,是情人节,也是湖北曾官宣省内企业春节后第一个可以上班的日子。但就在“原定”复工的前一天,官宣更新称,湖北省内各类企业不早于2月20日24时前复工。

算力智库从采访中获悉,诸多武汉科创企业,物理上的复工时间仍存在不确定性,有部分企业在官宣更新前就通知复工时间为2月24日,也有企业临危受命,春节期间早已复工。

武汉科创企业,可谓武汉经济增量的主心骨。就在前不久的1月7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曾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占经济总量比重达24.5%,数字经济占比40%左右。

这场疫情,到底会给他们带来哪些影响?

短期内并不影响大企业“生死”,部分科创企业逆市利好

Wind数据显示,武汉市上市公司累计60家,涉及通信、医药、电子、机械、国防军工等10多个领域。其中,科创类通信行业企业有8家,电子和医药企业各有7家。

从目前披露的疫情提示性公告来看,短期对科创类大企业影响不大,比如武汉凡谷(002194)称“未对公司造成明显影响”,华工科技(000988)称“ 短期影响订单交付节奏,长期影响可控”。

同时,部分支援疫情防控的科创企业逆市利好,近期得到各界关注。

以测温型红外热像仪为主营产品的高德红外(002414)表示,公司被列入工信部紧急复产清单,产品广泛应用于全球各地机场、车站、医院等人流密集的疫情防疫前线;明德生物(002932.SZ)在互动平台表示,将把生产出来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核酸检测试剂盒”捐赠给湖北省医疗机构免费使用。

湖北中油优艺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中油环保)采购总监曹伟向算力智库记者称:“以中油环保所在的环保行业为例,春节前后本身是淡季,因此疫情对第一季度的影响一般,整体来看,全年收益仍将比较稳定。现阶段的工作重点是完成企业社会责任。”据了解,中油环保从大年初一起加入防疫工作,为火神山医院处置口罩等医疗废弃物,其母集团润邦股份(002483)在春节股市开市后的短短6日内,股价曾从3.71元涨至5.64元,涨幅一度达到52%。

image

润邦股份旗下中油环保公司派出医废运输车队

光电子信息和生物医药板块中小企业承受重压

根据《2019年武汉市政府工作报告》,光电子信息、汽车及零部件、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是武汉市的三大支柱产业制造业方面。中小科创企业则主要集中于光电子信息和生物医药板块。

在光电子信息方面,武汉市构建了通信光电子、能量光电子、消费光电子三大产业链,光纤光缆生产规模全球第一,占国内市场的2/3、国际市场的1/4;光电器件、光传输设备国内市场占有率分别为60%、10%。武汉作为国内光通信企业的聚集地,研发和生产工作受疫情影响短期内难以复工,导致其他地区光通信企业订单暴增。

对于生物医药行业而言,虽然在此次战“疫”中,包括华大基因、华大智造、明德生物、康路生物等企业因防疫工作需求,发布多项重要产品成果,但中小企业在短期内仍承受不小压力。

武汉普健生物生产部总经理万定一向算力智库记者坦言,武汉的生物医药优势主要在于前端基础研发,至于后端制药,其他城市的竞争力也很强。现阶段因为疫情,需要做实验的研发工作很多无法开展,如果遇到需求急迫的客户,他们就可能会在其他城市寻找供应商。

常驻武汉且专注科创投资的科华银赛创业投资基金总经理岳蓉向算力智库记者表示,这次疫情会重创湖北很多的中小企业,对于前景本来就不明确的中早期科创企业影响很大,至少会延后或拖累这类企业发展。若能在四、五月份结束战斗,各方面政策配合,中小企业也许能复苏并反弹恢复性高增长。她同时认为,大部分武汉的优秀科创企业可以应对这次挑战,如生物医药类、软件通讯类等。

口罩成为复工掣肘

在算力智库采访中,企业负责人普遍表达了对经营的担忧,也有部分企业因为并不乐观的预期而拒绝回应疫情对运营的影响。

目前,武汉复工时间不能早于2月20日,很多公司只能在家里办公,工厂开工估计要到3月份。“办公室租金”、“人员成本”、“供应链”、“现金流”等被企业主认为是当下影响企业经营的主要因素。有武汉科创企业负责人表示,一方面希望能尽早复工,短期内的“利润损失”可以承受,但疫情如果无法控制,长期的现金流压力很大;另一方面,现实也无法允许复工,一旦强行复工,这会消耗本来就不充盈的口罩等防护物资。

“口罩”,成为所有采访对象一致提到的最为直接的复工掣肘。

万定一告诉算力智库记者,公司在1月21日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就把库存的口罩发给员工,每人50个,保障他们回家之路的安全,公司员工迄今无一例感染。但问题是,现在企业没有多余口罩可供复工使用。对于要在实验室做实验的生物医药企业而言,口罩是必备品。

“工厂的口罩缺口比较大,N95采购成本也已经从疫情前的五、六块钱一个变成现在的十几、二十几块,甚至还有四十几块钱的口罩,一次性口罩成本以前不到一块一个,现在要三、四块。市场很乱,还有可能有钱都拿不到货。”曹伟指出。

算力智库梳理获悉,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工信部公开数据显示我国口罩最大产能是每天2000多万只。另据最新截至2月10日的统计数据表明,全国口罩企业复工率超过76%。而中国约有3亿多产业工人,以每人每天一个口罩的需求计算,也将是每天3亿多个口罩的需求。口罩的供与需存在巨大缺口。

曹伟进一步表示,工厂开工有传染的可能性,因此必须要戴口罩,这在2020年的上半年甚至到前三季度都会是一个问题,只有可能等病毒慢慢消失之后,口罩的需求量才会逐步降下来。

武汉生物医药、智能制造有望加速升级

疫情期间,生物医药企业动作频频。

由华大基因主导设计并运营的“火眼”实验室在武汉火速落成,每日可检测万人份样本;康圣环球参与武汉市病人的核酸检测,满负荷开工;明德生物向湖北医疗机构捐赠核酸检测试剂盒……

image

华大集团董事长汪建(左)与中交二航局党组副书记、总经理张鸿(右)共同为“火眼”实验室揭牌

这些被业内人士解读为对武汉分子诊断领域的重大利好。“分子诊断在国内参与者众多,同质化竞争激烈,但基本上是第三方检测机构的自产自销,这次的疫情是个机会,未来将会看到市场对分子诊断的更多实际需求。”万定一说道。据介绍,普健生物若复工顺利,有望在三月中旬推出针对武汉肺炎的家用快速检测试剂。

此外,因为病毒传染性高,机器人和无人车也在疫区发挥巨大作用。

公开资料显示,普渡科技的机器人将部署于武汉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其在湖北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投入使用的一款配送机器人还成为“网红”;赛特智能还向武汉的一线战役前线派出了首批医院智能配送机器人,定向捐赠给武汉市汉口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以及雷神山医院;京东物流自主研发的无人配送车穿梭于武汉疫情核心区……

image

京东物流无人配送车向着疫情核心区域武汉第九医院出发

数据显示,和机器人研发、制造、应用相关的武汉企业数目高达3181家。武汉某车企零部件二级供应商负责人向算力智库记者表示,目前自动化水平较高的机器人、无人车零部件厂商主要集中于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但武汉本身制造业基础深厚,疫情后一旦生产恢复,武汉原有的机器人企业有望向高端升级。

曹伟补充道,工业领域往往需要重复性、标准化的劳动行为,机器人的焊装、拼接效率优于人力,武汉又是工业重镇,对工业机器人有切实需求,未来我们可以把人力从工业领域解放到商业里面来。

3.61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