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历经企业破产与退市 原无锡尚德创始人施正荣“重整旗鼓” 欲携亚洲硅业冲击科创板
历经企业破产与退市 原无锡尚德创始人施正荣“重整旗鼓” 欲携亚洲硅业冲击科创板
2020.11.26 15:20 科创板日报记者 吴凡

《科创板日报》 (上海,记者 吴凡)讯,11月25日晚间,上交所受理了亚洲硅业(青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洲硅业”)的科创板申报材料,这也是青海省第一家获受理的科创板申报企业,公司拟募资15亿元全部投入60000t/a 电子级多晶硅一期项目。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亚洲硅业的实控人为施正荣、张唯夫妇,而前者的名字对光伏行业从业者和投资人来说,绝不会陌生。

施正荣曾在2000年回国创办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锡尚德”),此后乘着光伏产业发展的东风,于2005年带领无锡尚德登陆纽交所上市,其个人财富的增长也一度使其问鼎中国首富。但伴随“双反”及光伏行业波动影响,无锡尚德于2013年11月进入破产程序,并在2014年2月从纽交所退市。

此次招股书显示,无锡尚德目前仍处于破产清算中,而施正荣作为曾经的实际控制人和董事,未来不排除其破产清算人或投资者等向施正荣追责甚至提起诉讼的可能性。

针对此次招股书披露的相关事项,《科创板日报》记者今日也联系了亚洲硅业,公司内部人士表示,暂不方面电话回复。

不同发展轨迹

同无锡尚德相同,亚洲硅业亦是一家光伏企业,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多晶硅材料的研发生产、光伏电站的运营、电子气体的研发制造等。其中多晶硅是亚洲硅业的主要营收来源,2017年至今年1-6月,多晶硅的营收占比分别为90.37%、84.30%、84.03%以及85.64%。

招股书中称,亚洲硅业是我国最早以现代化工艺进行多晶硅材料研发和生产的公司之一。《科创板日报》记者梳理时间线发现,亚洲硅业的前身亚洲有限于2006年12月31日成立,当时亚硅 BVI(现亚洲硅业控股股东)和青海省新能源研究所有限公司的出资比例分别为95%和5%。按照招股书中的表述,“2006 年底,为解决国内硅材料供应极度短缺的问题,打破国外少数公司对多晶硅材料的垄断,公司创始人王体虎引进海外投资基金,创立了亚硅有限开始开展多晶硅研发生产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在创办亚洲硅业的前夕,王体虎还在2006年4月至7月短暂的担任过无锡尚德的研发副总经理,而2006年正是无锡尚德在资本市场上最风光的时候,也是施正荣人生当中的高光时刻。

尽管都是多晶硅生产企业,但此后无锡尚德和亚洲硅业的发展轨迹却并不相同。

2007年,多晶硅价格一度疯涨,据当时媒体的报道“当硅处于价格高位时,施正荣与国外供应商签订了近70亿元的多晶硅供货合同,合同期长达十年”。而2007年3月,亚洲硅业一期工程在青海省西宁市才开工建设。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太阳能光伏产业遭遇致命打击,开始迅速滑坡。至2011年,国内光伏行业经历了价格暴跌、库存激增、债务高企等暗黑时刻。整个行业陷入了市场寒冬,无锡尚德在2011年也出现了亏损。

雪上加霜的是,2012年,欧盟对华光伏产业启动“双反”调查,全国只有不到 10%的多晶硅企业减量维持生产,其余均停产停业,其中无锡尚德更是逐渐走向了破产的边缘。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此次招股书中显示,2012年亚洲硅业借技术和质量优势,始终保持满负荷生产。

至2013年11月,无锡尚德最终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而亚洲硅业在历经了几次行业危机后,平稳渡过。今年上半年,亚洲硅业实现营收为7.13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为6378.96万元,公司客户包括隆基股份、晶澳科技、京运通等。

多晶硅价格波动

需要注意的是,2017年至2019年,亚洲硅业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呈现下滑的趋势,公司营收从2017年的16.9亿元下降至2017年的14.2亿元,归母净利润则从2017年的3.55亿元下滑至2019年的1.07亿元。

进一步来看,公司核心产品多晶硅的收入在2018年较2017年降低了18.65%,2019年多晶硅业务收入较2018年下降4.18%。从产能角度看,2017年至今年1至6月,亚洲硅业的多晶硅产能分别为1.25万吨、1.53万吨、1.9万吨以及0.95万吨,产能利用率维持在高位,分别为112.80%、93.82%、101.89%以及115.27%。另外在报告期内,公司多晶硅的产销率分别为98.75 %、100.83%、98.80%以及96.04%。

亚洲硅业解释称,尽管公司产能增加、产能利用率维持较高水平,但多晶硅市场价格大幅下滑,导致公司多晶硅收入下降。另外,2018年5月至2020年6月受《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531 政策”)的影响,多晶硅的价格持续大幅下降,“受上述因素影响,公司多晶硅业务收入持续下滑”。

不仅亚洲硅业业绩受此前多晶硅价格下降的影响,《科创板日报》记者在其同业可比上市公司新疆大全今年9月披露的招股书中发现,新疆大全的产品销售单价由 2017 年度的109.77元/KG下降至2020年1-3 月的61.35元/KG,原因包括“531政策”的影响,以及2018-2019年多晶硅行业整体低成本新产能的进一步扩张促进了行业竞争格局的改变,进而带来产品价格下降。

从毛利率角度看,2017年至2019年,亚洲硅业以及其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通威股份、新疆大全、新特能源的多晶硅业务毛利率均呈现逐年下降趋势,其中2019年可比公司的平均毛利率为22.46%,仅有通威股份以28.40%的毛利率超过前述平均水平。

不过好的趋势是,目前多晶硅市场随着高成本、旧产能的逐渐停产,供需逐渐平衡,2020年7月开始价格在快速上扬,今年8月中旬,硅料价格一度达到了10万元/吨。而根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硅业分会11月18日发布的当周国内多晶硅市场价格报告,单晶复投料价格区间维持在8.7万元/吨—8.9万元/吨,成交均价为8.79万元/吨,周环比小幅下滑0.9%;单晶致密料价格区间在8.4万元/吨—8.7万元/吨,成交均价为8.56万元/吨,周环比小幅下滑1.27%。

硅业分会预计,短期内多晶硅价格或将维持下滑趋势。“考虑到多晶硅进口量呈减少趋势,总体来看,11—12月份国内多晶硅供应量将基本持稳或略有增加,“随着市场从博弈期逐渐过渡到平衡期,预计在下游开始囤货之时,多晶硅价格将止跌企稳”。

存对赌协议风险

除多晶硅价格波动外,招股书还提及,亚洲硅业存在一定的债务压力。

记者了解到,亚洲硅业一定规模的银行借款由西开投、西城投这两家政府平台提供担保。招股书显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7.5985%的西开投先后为亚洲硅业提供过6次担保,其中最大的一笔担保资金为3.13亿元,担保到期日至2031年。另外截至招股书披露日,公司存在一起股权质押,即亚洲硅业控股股东亚硅BVI以亚洲硅业15%的股权作为反担保措施质押给西城投,出质股权数额为3984.375万股,该笔股份质押的背景是西城投为亚洲硅业 1.4 亿元建设银行银行借款提供担保。

不过总体看,亚洲硅业的资产负债率并不高,各报告期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1.75%、48.71%、42.71%和 39.81%,呈下降趋势。并且此次IPO,公司也未使用募集资金投向“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如果说亚洲硅业此次科创板IPO并不是急于缓解债务压力,那么背后财务投资方的压力或是驱动公司上市的因素之一。

2018年10月和2019年2月,亚洲硅业控股股东、实控人分别与西开投、深创投等9位投资者签署了对赌协议,其中约定,若公司在2022 年12月31日之前未实现在中国境内上市,则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共同连带回购投资方持有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

招股书中称,尽管补充协议中约定了申报后上述对赌、回购等条款自动终止,但若公司未能在 2022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发行上市,则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仍存在执行该协议并按照与投资方事先约定的固定收益,回购公司股票的风险。

1.57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