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新能源车险再掀热议 需不需要特殊对待?专属条款何时出台?监管和专家这样回应
新能源车险再掀热议 需不需要特殊对待?专属条款何时出台?监管和专家这样回应
2021.04.21 20:07 财联社记者 王宏

财联社(北京,记者 王宏)讯,今日有媒体报道,在部分省市,平安车险拒绝为特斯拉新车主上保,已经上保到期并需要续保的,政策也开始收紧。平安产险方面否认了这一消息,并对财联社表示,经核实公司没有“在部分省市暂停为特斯拉车主新上险”的情况。

多位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对新能源汽车的专属车险条款,个别公司可能会依据其风险状况进行控费。也有专家指出,整体来看电动车赔付率要高于传统燃油汽车,但新能源保险专属条款还在研究,主要是精算数据不充足。

据银保监会财产险部主任李有祥近日介绍,新能源车总体保有量小,产业化时间短,潜在风险未完全显现,影响了行业对新能源车承保理赔数据的掌握和对新能源车险风险保费的测算。但关于开发专属新能源汽车产品的工作已经启动,并正在指导行业协会拟订新能源汽车专属示范条例,具体流程还是相对复杂。

业内:新能源汽车赔付险企各有考量

某财险公司资深业务线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这只是特斯拉事件带出的一个案例,对于平安来说,车险定价做到了从车到人到生态圈,所以各省对高风险车商的定价都是动态调整的。

据上述业务人士解释,车险综改后的保费构成中,商业险的基准保费是行业统一的,这部分保费的定价逻辑是基于车的价格及历史赔付数据来的。自主定价系数是保险公司根据公司发展需要,在考虑车辆情况后,还要考虑驾驶员的驾驶习惯和能力等风险情况,各公司对风险考量都有自身标准。“平安风险评估能力比较强,除了考虑车和人驾驶风险因素外,还会考虑车和驾驶员日常所处的驾驶环境和人的职业、消费习惯等因素。”

另一位财险公司相关负责人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控费是业内基于业务风险考量的做法。该人士表示,后续应该要推出新能源车专属保险。“因为新能源车的维修和燃油车还是有很多不一样的,电动车包括电池的损耗与传统燃油车也不一样,风险因素也是不一样的。因此还是需要专属保险,否则现有条件下公司只能筛选业务了。”

专家:专属条款仍需大量详实数据支撑

北京联合大学金融系教师杨泽云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整体来说,电动车的保险赔付率要高于传统汽油车赔付率,而特斯拉的赔付率又高于整体电动车赔付率。新能源车的高风险源于几个方面,首先是新能源车电池价值较高,基本占到整车价值的40%到50%,另外新能源车面临着高科技,电子元件集成度高,一旦发生事故,零配件都难以修复,只能更换新零配件。

“在绿色环保的大环境下,新能源车保险的保费应当低于燃油车,但近日新能源车发生质量问题的概率与燃油车发生质量问题的概率数据不详,很难判断。” 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教授郝演苏则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毋庸置疑,新能源车对环保大有益处。目前,燃油车和新能源车对环保的影响数值尚未明确,在此项指标未出台之前,新能源保险专属条款或仍需研究。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周雪峰则对财联社记者表示,可能需要等精算数据充足之后,才可针对新能源汽车的特殊之处,采取特殊对待,目前数据不够充分。他还认为,针对新能源汽车保险领域本身不存在特别大的风险,这本质上是保险产品细分的问题。

监管:已在牵头研究专属条款

实际上,早在2020年9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时就明确指出,支持行业制定新能源车险、驾乘人员意外险、机动车延长保修险示范条款,探索在新能源汽车和具备条件的传统汽车中开发机动车里程保险(UBI)等创新产品。

4月16日,在银保监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财产险部主任李有祥就表示,银保监会正在指导拟定新能源汽车专属车险示范条款。下一步,将结合国务院《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的有关要求,组织行业持续加强对新能源车险的研究,重点涵盖新能源车特有的电池、电机等动力设备及其衍生风险,力争早日推出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示范产品。

李有祥还表示,新能源车连续三年产销超过100万辆,目前新能源汽车的承保仍然使用传统的行业条款,在实际运行过程中,因为新能源车在车身结构、动力系统、使用场景、维修保养等方面较传统汽车存在较大区别,其风险特征和事故原因也呈现一定特殊性。目前新能源车受总体保有量小、车型迭代快、产业化时间短、潜在风险未完全显现等因素影响,行业掌握的新能源车的承保理赔数据有限,影响了对新能源车险风险保费的测算。目前正在指导行业协会拟订新能源汽车专属的示范条款,下一步会指导行业协会力争早日推出新能源车保险示范产品。

2.56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