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年报解读|华胜天成:IT企业却靠投资收益扭亏 大量股权投资引致潜在风险
年报解读|华胜天成:IT企业却靠投资收益扭亏 大量股权投资引致潜在风险

财联社(北京,记者 徐海东)讯,大量股权投资给华胜天成(600410.SH)带来投资收益的同时,也埋下了担保和股东质押风险。公司今日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总收入39.01亿元,同比2019年下滑14.73%,营业总成本为40.9亿元。但报告期内公司实现投资收益9.72亿元,致使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1亿元,同比下滑19.83%;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则为-3.59亿元,同比下滑1732%。而与此同时,公司报告期末对外担保总额高达7.37亿元,第一大股东持股已全部质押,上述问题能否顺利解决令人关注。

投资收益弥补主业亏损

作为以IT系统解决方案和云计算服务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华胜天成已连续两年主营业务亏损,均靠投资收益弥补,才免于净利润报亏。尽管年报表示,国内云计算领域、信创产业迎来高速发展期,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企业层面的信息化进程都将呈现明显加速态势,但该趋势并未反映到华胜天成的主业经营中。年报显示,2020年其企业IT系统解决方案业务实现收入30.5亿元,同比增长0.82%;云计算产品及服务业务实现收入8.03亿元,同比下滑46.14%。

而其投资收益来源,主要是其控股子公司持股的GD 公司(股份代号:GDYN)完成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确认资产处置收益约合人民币 9.83 亿元。同时,公司通过参股公司北京国研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国研天成”)持有的紫光股份(000938,SZ)股票在报告期内解除了剩余部分股票的限售,国研天成在报告期内已出售部分持有的紫光股份股票;公司通过参与嘉兴珐码基金间接持有的晶晨股份(688099,SH)股票已于 2020 年 8 月 7 日锁定期满,股份已实现流通并在报告期内全部出售完毕。

无独有偶,华胜天成2019年年报实现投资收益4.24亿元,主要系公司通过联营企业间接持有的紫光股份股票收益的增长所致。这一收益,也使得公司在2019年营业总收入45.75亿元、营业总成本47.43亿元的情况下,最终得以扭亏。

公司有关人士向记者表示,华胜天成主业增长乏力,与国内IT行业的整体形势有关。由于疫情叠加政府信息化预算投入减少等因素,去年从事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同板块公司如深信服(300454.SZ)、东软集团(600718.SH)等均不同程度受到影响。

报告期内,华胜天成对外投资业务继续推进。公司向新三板挂牌公司北京神州云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投资7000万元,持有神州云动 31.76%的股权。同时,公司参与了泰凌微电子的结构化拆除,其持有泰凌微的方式由间接持有调整为直接持有,现直接持有泰凌微 9.92%的股权。

担保及股东质押风险并存

大量进行的对外股权投资,给华胜天成带来良好投资收益的同时,也蕴藏着潜在风险。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华胜天成完成重大股权投资3.02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其重大股权投资总额为6.64亿元。但这些投资,给公司带来了为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进行的大额担保责任,以及公司第一大股东王维航参与投资而进行的高比例股权质押。

截至报告期末,华胜天成仍存有总额7.37亿元的对外担保,其中为公司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担保的金额为3.34亿元。这一担保,来自于华胜天成第一大股东王维航为收购泰凌微电子引入平安证券资金,上市公司与王维航为上述资金互相提供无条件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所致。年报显示,去年起泰凌微电子已进行结构化拆除,但上述担保责任仍尚未消除。

引人瞩目的,还有华胜天成第一大股东王维航因泰凌微等投资事项,已将所持上市公司股份100%质押。今年1月27日,王维航将其持有的华胜天成 819.93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补充质押给安信证券,由此完成悉数质押。目前,王维航持有华胜天成7706.9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01%。而上述质押,即将在当时公告日半年内到期,对应融资余额 3.51亿元。而当日公告同时显示,因进行泰凌微电子结构化拆除,王维航仍需同步以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增持泰凌微股份。

市场分析人士指出,股东出现将100%持股质押的情况,一般是在现金、房产等流动性资产已经抵押完毕的情况下。此时如果上市公司股价出现波动,则可能造成质押率不足或被动平仓的风险。1月27日王维航补充质押时,华胜天成当日收盘价7.47元,其后虽公司推出回购和股权激励计划,但华胜天成股价仍长期徘徊在这一区间,显示公司股东质押风险仍未消除。

2.33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