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独家对话|罗普特陈延行:科技与商业两头抓 坚持打通技术到应用最后一公里
独家对话|罗普特陈延行:科技与商业两头抓 坚持打通技术到应用最后一公里
2021.12.01 09:37 科创板日报记者 李子健

编者按:筚路蓝缕敲钟成,上下求索知路远。这是一档针对科创领域上市公司核心高管(包括但不限于董事长、创始人)的访谈节目。“大佬们”有哪些少为人知的传奇经历?公司上市前后,他们的心路历程有何变化?《科创家》与您一起探寻,以期远眺未来。

本期,《科创家》栏目对话的嘉宾是罗普特董事长陈延行,罗普特多年来专注于人工智能的产品研发与行业应用,在图像智能感知采集、图像可视高清化、数据安全高效传输、图像人工智能分析等技术领域取得了大量科技成果,拥有大量基于“计算机视觉”为核心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算法。

陈延行在接受《科创板日报》独家专访时表示,赚资本的钱难以成为长久生意,永远不要忘记,商业的本质是盈利,所有研发及技术的最终目的是落地变成订单,只有这样的企业才有机会,而罗普特坚持打通技术到应用的最后一公里。

image

《科创板日报》(厦门,记者 李子健)讯,陈延行身上“闽商”的务实作风令人印象深刻,无论是天马行空的技术,还是捉摸不定的市场机会,他总能从中找到其底层的商业逻辑,罗普特也从AI安全,逐步延伸至AI+行业。

同时,陈延行脚踏实地,仰望星空,在经营企业的过程中不仅关注将需求转变成订单,还时刻思考如何为社会带来价值、替社会承担责任,及从社会的科技变革中实现自我价值,举止谈吐间隐约流露出“嘉庚精神”。

在新的科技浪潮之下,罗普特如何看待AI视觉行业的变化,而在这些变化中,罗普特能握住什么样的机会?近日,罗普特董事长陈延行接受了《科创板日报》记者专访,就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科创板日报》:从公开资料来看,您曾创办冷柜厂,从冷柜厂到AI安全,您的创业历程是怎样的?您认为作为一个成功创业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品质?

陈延行:我比较幸运,找了自己喜欢的行业,实际上每个人都需要寻找自己所热爱的事业,否则很难持续地创造社会价值。

其实我本科学习的专业是冷冻工程,但我更热爱电子相关。在大学期间,我就开始创办冷柜厂、电子厂,当时是什么能赚钱就做什么板块,毕竟创业活着才是硬道理。但我从来没有停止思考未来的发展该往哪个方向,当我发现自己的企业能够为社会解决安全问题的时候,我决意选择安全领域,因为我明白,选择这个领域,更能为社会解决问题,同时实现自我价值,

尽管罗普特已经科创板上市,但对于我而言,只看作是阶段性的成功。我认为做企业首要需要信念,信念能让你明确你为什么要做这个事,你能坚持多久,为什么坚持,所以罗普特创办虽然已经20多年了,但仍然恍如昨日。

而罗普特从创业开始,便坚持为社会创造价值、为客户创造价值,替社会承担责任。如果你的理念没有问题,那你经营的公司理应每天都会有进步。

《科创板日报》:AI视觉行业有很多公司,其中专注于AI技术底座的公司大多仍在亏损,而公司通过基于AI技术做产品以及平台早就实现盈利,您是如何看待这个事情的?

陈延行:你所提到的公司都很优秀,但仅有技术基础是不够的,因为商业的目的是解决客户的痛点,为社会创造价值,在这个过程中,往往是多学科的协同,每个企业都能在自己的专注点中推动行业的进步及发展。

因此罗普特与上述的企业更多的是协同,而不是竞争。譬如海康威视、大华及华为等,我们都有业务交流,我们的目的是将技术产业化,变成能够为用户解决痛点的产品。

罗普特从50万资金开始,一步一脚印往前走,我们的历史决定了我们需要靠自己造血、积累,再去提升企业的技术。企业创办开始,我们从事的是硬件,此前与海康、大华的产品线几乎一样,在早期还将产品卖给美国通用电气、德国西门子。

2008年左右,罗普特开始转向软件开发,进行计算机视觉的研究,罗普特设立的技术中心还获批为人工智能领域的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在图像分析里面,人脸识别只是一个维度,除此以外,还有颜色识别、动作识别、物种识别等多种维度。目前罗普特的计算机视觉板块已经拥有很多的算法以及知识产权,而这些技术已经全部商业落地,因为实战能力一直以来是公司的要求。

如果一个技术具备前瞻性,但长期投入烧钱而一直没有产出,从企业经营的角度来看是有问题的,运营企业与科研探索存在根本区别。所以我们非常注重技术落地,坚持打通技术到应用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另一方面,罗普特拥有足够多的客户,这些客户分布全国各地,这意味着公司具备大量的应用场景,客户的需求亦在促进公司根据技术结合场景来开发新的软硬件产品,逐步形成我们对行业的深刻认知。

譬如在厦门,我们将普通的执法记录仪与大数据关联,形成新一代设备,警察执勤过程中,能够快速识别对方信息及犯罪记录等数据,极大提升执法的颗粒度。这个设备也得到了当地公安部门的高度认可,亦在全国推广中。

《科创板日报》:人工智能的创业项目越来越多,但多数仍然处于亏损过程中,人工智能领域创业是否门槛越来越高?

陈延行:我属于乐观派,我认为人工智能这个领域未来会在各个行业、各个维度中应用,市场非常广阔。我们商业模式是研发围绕客户需求而进行的,所以我们清楚这个领域蕴藏着大量的商业机会,而且处于高速发展的阶段。初创团队作为推动这个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若能锁定其中一个点,进行精细化挖掘,小团队亦可实现盈利。

当然也不排除有些创业团队将企业当作学校,把开发的技术或者发表的论文研究拿到资本市场中去标榜,而忽视技术如何应用及产业化。资本的热钱确实比企业真刀实枪地拼搏要来得容易,但资本市场也在跟随着资本的口味而变化,赚资本的钱难以成为长久生意。永远不要忘记,商业的本质是盈利,所有研发及技术的最终目的是落地变成订单,只有这样的企业才有机会。

实际上,厦门本地也有很多优秀的小企业非常务实,尽管只有二三十人,但通过抓住行业爆发式发展的契机,也能赚取属于他们的利润。只要不停止思考、能活下去,未来总能找到机会,因为客户的需求是无止境的。而那种烧掉50亿做研发的公司,当然不排除以后能获得更多的订单,但风险偏大,大部分企业难以成功。

《科创板日报》:人工智能建立在数据的基础上,企业如何看待数据的保护信息化?

陈延行:数据对于人工智能领域非常重要,涉及的领域也比较广泛,现在很多城市将大量的数据存储在数据池里面,但是这些数据非常多,难以区分有效信息与非有效信息,实际上会造成资源浪费。

这个痛点其实也蕴藏着商业机会,譬如数据识别及数据清理的需求,这个过程需要脱敏脱密,其中的隐私肯定是需要保护的,国家的相关法律出台,也是出于保护隐私的目的,但通过脱敏脱密后,就不存在安全隐患的问题,数据池也能带动很多产业快速提升。

《科创板日报》:科创板上市以来,您在经营公司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新的困惑和挑战?

陈延行:上市前与上市后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在上市之前,我们的主要精力是将企业做得更规范,体现自身的核心竞争力。但罗普特上市之后,品牌价值大幅提升,从而带来大量的客户需求,我们从需求中看到了大量的机会,这亦考验了公司的组织能力、管理能力。未来公司肯定需要研发及业务全国化布局,通过组织变革主动适应市场的变化,通过这些调整,我们认为会遇到巨大的改变。

罗普特的第一步是规模化,因为我们目前产值还相对较小,但这个行业存在很大的体量,只有规模化才能跟上行业的发展速度。第二个是发展科技。科创板的定位是硬科技,虽然罗普特IPO中申报的60多项发明专利远超过科创板要求,但这毕竟是历史,我们希望在这个领域中真正突破某项技术,从而达到硬科技与商业化两头抓。

《科创板日报》:公司在软硬件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外购,公司怎么判断哪些是我来做,哪些是通过外购完成?

陈延行:罗普特一直有个理念,就是行业之间应该互补协同。企业如果从头到尾的产业链条都自己开发,显然是不现实的,对别人的技术或产品重复再做一遍,也没有意义。因此罗普特的创新科研立项管理非常严格,在这个体系内,首先关注行业是否已有产品,如果行业内已经有产品,而又无法超越,我们宁可与业内顶尖的企业合作,而合作有很多方面,除了直接的采购之外,也有技术共享。

另外,罗普特始终围绕客户为中心,如果罗普特客户的技术需求是目前业内的痛点,我们肯定会沉下心去研发,这也是我们一直打造的技术中台+前端的特点。譬如,公司通过向客户驻派研发人员来链接技术中台,这样能够第一时间捕获客户需求,而且研发一旦完成即可市场化,相当于与客户共同创新。

《科创板日报》:罗普特目前主要营收由AI安全构成,但目前业务亦有所外延,您是如何考虑的?

陈延行:罗普特积累了大量的技术,以至于能够以行业建业,在2G业务保持稳定增长的情况下,通过调整结构转向2B及2C,罗普特的价值才能释放出来。

如车的智能服务,必须跟城市的大数据链接,才能实现更高水准的智能。一旦大数据与智能设备结合,整个行业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除此以外,工业的市场亦大有天地,因为任何一个工厂都离不开眼睛,中国高端制造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工业的自动化程度提升,里面的体量远远超过公安的采购。罗普特已经在相关领域建立研究院以及开发市场。

1.56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