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关注|小米一周落子3“芯” 今年半导体领域融资已达17单 三个关键字揭示一级市场现状
关注|小米一周落子3“芯” 今年半导体领域融资已达17单 三个关键字揭示一级市场现状
2020.02.26 13:57 莫磬箻|科创板日报

《科创板日报》(深圳,记者莫磬箻)讯,一周之内,小米落子3“芯”,真切诠释了当下半导体产业投资的火热。

在投资界,半导体已被公认为第二热门投资行业,仅次于互联网。

《科创板日报》记者据天眼查信息统计,2020年大幕刚揭开,迄今已公开的半导体投资项目已达到17单。

“热”

风口之上,半导体投资热潮涌动。

2月25日消息,翱捷科技完成战略投资,小米产业基金、兴证投资、久有基金、弘信资本成为新增股东。该公司致力于移动智能通讯终端、物联网、导航及其他消费类电子芯片的平台研发、方案提供、技术支持和服务。

而在不久前,2月20日无晶圆半导体设计公司速通半导体宣布完成A轮融资,由小米产业基金领投,耀途资本跟投。本轮资金将主要用于研发设计Wi-Fi6芯片。

21日,国内射频前端芯片领导厂商昂瑞微又传出战略融资消息,小米产业基金成为新增股东。本次资金将用于5G手机终端的射频前端整体解决方案以及新一代物联网SoC芯片的研发。

传说中的半导体投资热可见一斑。

集微网统计显示,2019年全年有超过80家半导体企业获得新一轮融资,最高融资额达数亿美元,总融资额超130亿元。

2020年启幕后,半导体投资节奏仍在加速。1月,半导体封装测试厂商金誉半导体完成了亿元级融资,由丰年资本领投。新型功率半导体器件开发企业芯长征也在1月份获投1亿B轮融资,动平衡资本、临芯投资、达泰资本参与。

《科创板日报》记者据天眼查信息统计,疫情背景下,迄今已有多达17个半导体项目获得新一轮融资,金额在数千万到亿元级别不等。

image

图〡2020半导体投资事件;来源:天眼查,不完全统计

投资圈流传的那句“2020将是半导体产业爆发元年”,似乎应验了。

“不是年前年后的问题,实际上这两年半导体投资一直很热,很热。”国内一家知名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人覃明光(化名)告诉记者。最近他才刚敲定了2个半导体项目。

据覃明光回忆,四五年前半导体行业还处于无人问津或者乏人问津,资金高度密集、技术高度密集、研发周期长等特点决定了它不是资本首选。

但近几年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拉高了对半导体国产替代、自主可控的预期,中兴、华为等事件更是把半导体投资推向了一个高潮。

期间2014年成立的国家大基金一期就向半导体行业投资1387亿,公开投资了23家半导体企业,国家大基金二期在2019年刚成立,资金规模达2000亿;由此地方资本也被撬动,芯片产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密集投资期。

北极光董事总经理杨磊曾这样描述当下的半导体投资热:大会场,十年前如果问谁做半导体投资,可能有一大桌十几个人;五年前如果再问谁做半导体投资,可能就只剩一小桌五六个人了,非常冷清;但是到了今天,几乎成了无人不投半导体,成为大会场上一个真正的热点,半导体投资和创业变成了主战场。

“贵”

除了越来越热,就是越来越贵。

这是杨林(化名)对眼下半导体产投最直观的感受。他是浙江一家私募股权投资机构的董事长。

据杨林分析,前些年半导体参与机构较少,估值相对平实;这两年大量机构参与进来了,项目估值自然被拉高了,加上二级市场也有拉动。

数据显示,当下半导体行业二级市场估值已站上历史高位,达到60-90倍。相关个股涨幅更是惊人,从2019年初统计至今,卓胜微涨幅超12倍,晶方科技涨幅超过7倍,北京君正、韦尔股份超过6倍,圣邦股份、兆易创新、南大光电涨幅超过5倍,汇顶科技、博通集成、通富微电、北方华创等涨幅超过3倍。

二级市场可比标的给一级市场估值带来了参照。

杨林刚刚接触了一个漫天要价的芯片设计项目,“还八字没一撇,估值开3个亿。”他感慨,“这两年半导体项目估值一直在节节攀升,40倍、50倍PE的项目也有很多,更高PE倍数的都有,但其中如果没有重大技术创新,实际上就已经背离了价值支撑,有了泡沫。”

在杨林心里有一杆秤,芯片设计企业早期投资估值1-2个亿,B轮10几个亿元,C轮10几个亿,这是相对合理的价格。至于做装备、材料、封测的半导体项目,因成功难度更大,估值更高些也属于合理。

覃明光的想法也如出一辙,他认为,“如果项目有好的产品,好的赛道和好的团队,贵是合理的。另外半导体行业属于硬科技一类,进入门槛较高,创业团队数量较少,成功的项目更是凤毛麟角,估值标准高于其他行业本身也是合理的”。

至于怎么给半导体企业估值,这是连业内都认为复杂的问题。

覃明光表示不能单看PE。“有些半导体企业可能还在烧钱,还在亏损阶段,这种用PE怎么计算?何况半导体投资处于特殊时期。”

产业投资人士沈燕青(化名)也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强调,目前半导体估值其实没有标准,通常会根据不同的公司标的及所在的应用领域估值,不能也不会完全以PE估值来概论。

沈燕青称,“多数半导体项目是从零到一的突破,在没有盈利之前很难去计算它的利润,但一旦产品成熟又很可能大规模商用,因此不能完全用常规的PE方式来计算。特别是对于中国的芯片公司,在国产替代的这个特殊时期。”

“稀”

浮在上面的不能投,沉在下面的很难找。

多名受访投资人士不约而同提到,半导体行业关键是能不能找到好项目,至于估值还是第二个问题,好的项目大家愿意出价。

现状恰恰是,目前半导体赛道上可投的一级标的并不多。

兰璞资本创始合伙人黄节曾举例,2017年到2019年看了393个项目,只投了12家公司,就是3%的选择率。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在半导体领域的活跃度逐年增加,二是这个领域很难投,真正好的公司,能长出来的公司不多。

覃明光向《科创板日报》记者剖析了背后的原因。“我曾开玩笑说,过去10年的半导体项目‘库存’实际上已被清仓了。这是什么概念?成熟的项目该上市的已经上市了。特别好的项目先在主板IPO了,现在已经成为行业龙头,还有一些上了创业板和中小板,再有一批排着队上了科创板。半导体产业的成长是需要周期的,真正培养一个行业龙头需要很长的时间。新的企业没有那么快跑出来,不管它是什么估值,它都需要时间。”

这番话换个角度来看,那就是,半导体投资新的十年其实开始了。

“很多人在往这个赛道上发力,新的苗子又起来了。新的十年又开启了。早期项目同样会有机会。”覃明光指出。

天眼查数据显示,自 2009年1月1日至今,全国已新增了不少半导体相关企业,包括新设和新增 “半导体”、 “芯片”、 “集成电路”等业务范围的合计超过4000 家。

2.98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