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专访|小灵狗出行胡钢:新能源车租赁为何会亏,能从哪里赚到钱?
专访|小灵狗出行胡钢:新能源车租赁为何会亏,能从哪里赚到钱?
2020.07.11 21:23 科创板日报记者 罗祎辰

《科创板日报》(记者 罗祎辰),据粗略统计,仅上半年已有至少5家“造车新势力”陷入经营困境。在此背景下,各大新能源主机厂明显加码对销售渠道投入,而出行业务成为各方争抢的潜力赛道。

6月初,小灵狗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出行获6.9亿A轮融资;7月初,上汽集团抢在北汽前溢价收购神州租车。对此有分析认为,疫情让传统主机厂意识到在固有业务外,发展出行业务能为自身发展带来更多可能性。

6月30日,《科创板日报》记者赶到宁波,现场采访小灵狗出行创始人/CEO胡钢。言谈间他对公司业务前景表示非常乐观,并透露计划在下半年完成新一轮融资。

图|小灵狗出行总部

据胡钢介绍,小灵狗出行的业务分为三部分:“第一块是C端业务,我们以县为单位设立门店;第二块是政企业务,弥补公车改革后的空缺;第三块做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整合,比如二手车处置、保险等。”

新能源汽车租赁亏在哪里

与传统汽车租赁平台兴起原因不同,大多数新能源租赁平台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帮助主机厂消化库存。

但也带来一个问题:这一业务形态究竟只是主机厂的渠道,还是能作为独立商业模式存在?答案无疑在于能否实现盈利。而过往案例均显示,新能源汽车租赁平台运营成本居高不下,盈利遥遥无期。

在胡钢看来,运营成本过高的原因有二:1、短期租赁模式下车辆空置率较高,难以盈利;2、多点还车,随借随还的模式显著推高了车损率。为解决这些问题,小灵狗出行将租赁门槛提升至以月为单位,且限定还车点,要求用户还车时接受门店验车。

“经过我们测算,这个业务要盈利租车时间至少要以月计,短期租赁没有盈利空间。目前我们总共有约9.8万辆车,累计服务150万用户,平均算下来,每个用户租赁时间为3.7个月。”胡钢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

据胡钢透露,目前小灵狗出行整体出租率达到80%以上。“我们计算过单月每辆车至少能赚200元,考虑到出租率是8成,实际每辆车单月收入160元。”换言之,仅在租赁环节小灵狗出行是盈利的。在此基础上,胡钢称公司今年目标是实现整体盈利。

新能源汽车租赁怎么赚钱,盈利目标如何实现?

按照胡钢的说法,C端业务重在扩大规模,理想情况下能做到微利:“我们以县为中心覆盖周边,这些客户单价比较低,基本2000元上下。”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不同于EVCARD、绿狗租车等竞争对手聚焦于大城市交通枢纽,小灵狗出行主要面向县城及周边人群。“他们比较洋气,我们确实土。” 胡钢笑称。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今年5月发布的《农村电动化调查报告》显示:我国农村居民基本具备汽车消费能力、出行特征与小型电动汽车里程匹配度高,而且普遍有良好的私有充电桩建设条件。

由于C端业务盈利空间较小,小灵狗出行自2019年开启政企业务:“ 这部分弥补公车改革后的缺口,而且租车对企事业单位而言也很便宜。” 胡钢预计这项业务未来几年将迎来爆发式增长。但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公务用车业务较为特殊,市场对于其缺口并没有可靠数据统计。

左手做规模,右手赚利润,胡钢认为目前小灵狗出行的发展路径已经比较清晰。但就汽车租赁业务而言,最后关键环节——残值处理依然无法解决,市场尚未建立起对新能源二手车的估值体系,而其前提是二手车交易量达到一定规模。

图|汽车捕手门店

面对这一“死循环”,小灵狗出行将目光投向老年代步车市场,尝试错位竞争抢夺老年代步车市场。

据胡钢透露,公司旗下品牌“汽车捕手”目前主营二手车处理,在山东、河北、安徽、江苏等村镇地区已有布局:“专门做老年代步车的升级款,我这里运营3年的车整备好之后卖到那里,把老年代步车的市场抢过来。”此前有媒体报道,老年代步车在疫情下逆势上扬,一季度在整车厂还未恢复元气时,山东某老年代步车厂早已达到了去年同期的销量水平。

最后,胡钢还透露公司今年将与一线主机厂达成战略合作,合作内容围绕新车推广,但具体推广形式暂时保密。

3.02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