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当前没有启用javascript,网站无法正常访问。请开启以便继续访问。大基金二期专题策划三|“活在热搜”里的国产光刻胶:成色如何 怎样突围
大基金二期专题策划三|“活在热搜”里的国产光刻胶:成色如何 怎样突围
2021.08.08 20:58 财联社记者 邱豪

财联社(上海 记者 邱豪 实习记者 林荣昌)讯,如果资本市场也有热搜榜,“光刻胶”就是今年最火的流量明星之一。从3月的进口光刻胶“靠抢”登上央视;到南大光电(300346.SZ)成为首个获大基金二期注资的半导体材料公司;再到上上周末某证券分析师与中芯国际技术负责人在微信群里“互呛”出圈,光刻胶频出热点。

二级市场上,相关上市公司的股价表现也颇为亮眼。截至发稿前的60个交易日,四家在半导体光刻胶布局居前的上市公司股价均呈涨势,幅度最大的晶瑞电材(300655.SZ),累计上涨达213.35%,彤程新材(603650.SH)和南大光电的股价均实现翻番,涨幅最小的上海新阳(300236.SZ)股价也上涨了近6成。

行业龙头进展如何

收获足够热度的另一面,是上述公司纷纷招人撒金,投入于相关产品研发和产线建设。

这一领域积淀较久的晶瑞电材,子公司苏州瑞红自1976年开始研发光刻胶,目前已实现g/i线光刻胶量产,i线胶已向合肥长鑫、士兰微等供货。中高端光刻胶领域,其KrF胶已通过中试,目前处于下游客户验证阶段;ArF胶则处于研发阶段,计划于2023年完成量产线建设。公司并于近期招来东京应化(TOK)前中国区部长陈韦帆,作为光刻胶部门负责人,以推动高端光刻胶的研发和下游推广。

彤程新材原是一家轮胎用特种材料供应商,于2020年通过收购北京科华切入半导体光刻胶领域,并随之成为目前国内唯一实现KrF胶量产的企业,年产量为10吨左右。公司在今年5月发布公告称,子公司彤程电子拟投资5.7亿元在上海建设年产1.1万吨半导体、平板显示用光刻胶及2万吨相关配套试剂项目。

南大光电承担了国家重大科技项目(02专项)ArF胶的自主研发,并于上月底通过专家组验收。此外,在通过两家下游客户验证后,公司还于7月初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其ArF胶已并拿到小批量订单。目前南大光电已建成年产25吨的ArF(干式和浸没式)光刻胶产品生产线,但尚未量产。

另一家上市公司上海新阳则先后购入数台光刻机设备,并在今年6月底宣布,其自主研发的KrF(248nm)厚膜光刻胶已通过客户验证,取得首笔订单,后续将进入产业化阶段。

image

市场空间和壁垒何在

据国元证券,目前国内半导体光刻胶市场规模约为25亿元。记者以该业务唯二量产的晶瑞电材和彤程新材计算,2020年国产半导体光刻胶销售额合计不到2.5亿元,并在高端光刻胶几无收获,未来突破空间巨大。

此外,海外供应商潜在的“卡脖子”可能,以及大陆晶圆厂的密集扩产,也为国产光刻胶的未来市场空间描绘出广阔前景。SEMI数据显示,2017-2020年全球投产62座晶圆厂,有26座建于中国大陆,占总数的42%。另据智研咨询预测,2022年大陆半导体光刻胶市场空间将会接近55亿元,是2019年的两倍。

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光刻胶的这股风是去年下半年刮起来的,各家看到了明确的趋势,不然不会花这么大成本去做。”

以晶瑞电材为例,2020年公司研发开支约为3400万元,占该年度营收的3.31%。而其计划用于ArF光刻胶研发的投入则高达4亿元,仅仅是今年1月购入的一台ASML光刻机设备,就花去了约7000万元,相当于去年全年研发投入的两倍多。

作为典型的技术和资本双密集型产业,光刻胶的另一大行业壁垒则在于下游客户的验证导入。一般而言,一款光刻胶产品的客户验证周期长达12-18个月,且会因客户制作工艺不同,产生定制需求。因而对已有成熟光刻胶供应的晶圆厂来说,替换现有的光刻胶产品,有诸多成本因素需要考量。

在上上周末的微信群聊“激战”中,中芯国际光刻胶技术负责人杨晓松就声称,国产ArF胶还“没一家能看的”。

“虽是口语化的表述,但也反映了行业现状”,上述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称,光刻胶在下游晶圆厂的验证周期长、偶发因素多,成功导入并不容易。这也是为什么晶瑞于近期引入东京应化前中国区负责人,后者除了技术方面有积累,与下游客户此前的合作关系和熟悉程度,也是晶瑞所看重的。

1.78W+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